小花

完成於2013/10/14

小花

2013.03.25

「啊!妳偷吃我的牛肉片!」

「嚼嚼嚼……」

「沒想到,妳精神還不錯嘛,呵呵呵。」我邊摸著她的頭邊說。

「汪汪!」

  偷吃我牛肉片的是我的家人小花,以前要是她偷吃我的東西,會被我罵,但今天她這樣,我很開心!為什麼?因為五天前,高齡十三歲的她被獸醫宣布生命不長了,即將在最近永遠離開我們,要我們做好心裡準備。聽到相處已久的家人即將離世,當時我難過的在醫院哭了,眼淚止不住的如流水般不斷流出。所以,現在,看到她還很有精神,還有精力來搶我的食物,真的很開心!

「喂,今天要是小花有狀況,打電話給我。」我交代著三弟。

「喔,知道了。」

「出門了。」

  老實說,我很擔心今天的小花,她的狀況很不好,不時的咳嗽,而且還會有喘不過氣的狀況。老實說我根本不想出門,我只想在家陪她,但是,今天是我的小型簽書講座。我在春節前出了第一本書,完成兒時夢想,然後出版社又很照顧我,在集特色美食與休閒娛樂,而且人潮非常眾多的板橋大遠百,幫身為新人作家的我辦了場小型簽書講座,這是很多人的心力,不得不參加。

「小花,再見。」

  我摸一摸她頭上黑白相間的軟毛髮,看著她純真單純的眼神,那眼神,好像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將長久沉睡,一切都以前一樣。道別後,帶著沉重的鼻酸,打開由她守護十三年的家門,出門了。

「汪汪!」

  坐在如往常一般的天空藍色的捷運椅子上,周圍滿是如往常一樣玩著手機低頭族,或是閉目養神的路人甲乙丙丁,世界好像如往常一樣規律轉動,但我知道自己的世界卻將不一樣了。在前往板橋的捷運漫長車程上,我忍不住,一邊偷偷掉淚,然後開始回憶小花的往事。

  在我12歲那一年,因為很多親戚都有養狗,每次跟他們的狗玩,就覺得好開心,很希望家裡也可以養狗。有一天,跟喜歡種花的媽媽和兩個弟弟一起去了建國花市,假日,那邊剛好有辦領養流浪狗的活動。當時我很想養狗,加上那邊的愛心志工跟經過的我們說明,如果那些流浪狗沒有被認養的話,那最後的下場就是要安樂死。聽了說明以後,我們覺得眼前那些可愛的生命很可憐,想一想,本來就有意願養狗的我們,與其花大錢去寵物店買狗,不如領養即將被處死的狗,這樣實現了養狗的願望,也救了一條生命,算是公德一件。跟媽媽很快的討論一下後,就決定領養要一隻回家了。

  媽媽叫我從眾多的狗狗之中,選一隻想要認養的,我就到處看來看去的,一直看到一籠有七隻跟兩個手掌差不多大小的小狗,才停住,因為牠們是領養會場年齡最小的狗狗們,很特別。在放狗狗的籠子裡面,有六隻是黑色的,只有一隻最瘦小的是黑白花色,我一直盯著看花色小狗。一旁的愛心志工看到我好像對那隻花色小狗充滿了關愛與興趣,便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我們向她表達對花色小狗有認養的意願,她便跟我和媽媽說明這一窩小狗狗的身世。

「牠們七隻呢,是兄弟姊妹,都是兩個月大左右,狗狗的媽媽已經過世了。你現在看的那個花色小狗,是母的,或許是因為最晚出生的,身體比較差。因為她比較小隻的關係,所以照顧要特別注意,你們已經考慮清楚真的要領養牠嗎?」

  後來我跟媽媽妳看我,然後我又看妳的,決定再考慮,畢竟,我們是第一次養狗。然後,我們就又看了一看,逛了又逛……果然,心裡還是最在意的,還是那隻兩個月大的花色小狗,於是,我們就決定領養了!當下,媽媽取名她叫小花。

「狗狗的壽命一般在十到十五年左右,好好照顧的話,說不定可以養到二十年喔!」愛心志工開心的說。

「選擇認養以後,這樣就好了嗎?就可以回家了?」

「再來就請媽媽來這邊幫我們做個登記,並跟您介紹打預防針和其它的相關事情。」

「喔,好。」

  在充滿五顏六色花卉的花市,黑白色相間的小花,成為了我的新家人。

  小花剛開始到我們家住時,這個小生命很害怕寂寞,尤其到了夜晚,總是在陽臺的狗窩發出悲鳴,除非有人在她身邊,她才會靜下來。在那時候,我常常晚上不睡覺,偷偷的跑出房間,在月光照入的陽臺狗窩陪伴著小花。

  或許因為是流浪狗的後代,所以小花體內存在原本就寄生在母體的寄生蟲,為了將這些寄生蟲趕出來,我們讓她吃獸醫開的打蟲藥。藥的效果挺猛的,那一陣子,小花的糞便,總是伴隨著寄生蟲,有一片又一片約食指大小的扁扁透明蟲,也有好長好長一條像米苔目的蟲,看牠們在大便中動來動去,亂噁心一把的!

  小花長大的速度很快,渡過那一段晚上會悲鳴,大便會有寄生蟲的歲月後,也從身體柔弱的小傢伙,成長成充滿活力常常笑口常開的生命了!小花身體狀況越來越好,每次看到她有活力的樣子,心情也會跟著開心呢,呵呵呵!

  至從有了小花當家人以後,觀察她的個性和特殊行為,也是我的快樂來源之一。像是她非常討厭除了我們家人以外的男性,如果有女性的客人來家裡的話,牠會叫,可是就好像是意思意思叫一下那樣的感覺。男性的客人來可就完全不一樣了,牠會像是發狂般的瘋狂亂叫!而且好像快要衝上去咬人的感覺!兩極化的行為,真的很有趣!為什麼會這樣呢?讓人百思不解呀!

  另外,我發現每次我有用出塑膠袋那「稀稀疏疏」的聲音時,小花就會出現在我腳跟旁邊,用熱情的眼神看著我。後來我推斷,塑膠袋常常拿來裝食物,或許因此,塑膠袋讓她聯想到了食物,所以每次聽到塑膠袋的聲音,她都會跑過來,這聰明的小傢伙!

「板橋站到了。」

  捷運的廣播,將我從回憶拉回到現實,趕快把眼淚擦乾,起身出了捷運。到了板橋沒多久,在眾多人的幫助與支持下,我在大遠百的金石堂順利完成了小型簽書講座。此時此刻的我,有兩種心情,一種是開心,開心是因為小型簽書講座的順利。另一種,是擔心,我一直在心裡牽掛著小花。

「喂?我姚念廣,小花有沒有怎麼樣?」

「咳嗽的次數好像變多了,其它沒有這麼樣。」

「喔,好,拜拜。」

  打電話確認狀況後,便稍稍放心的坐車去吃了晚餐,帶著一喜一憂的心情。

  晚上,吃完晚餐回到家後,我發現了小花有異狀,她看起來神情非常疲憊,呼吸很小力,但又一直不肯休息的跑來我們的身邊,待著,然後就靜靜的看著我們。這個時候,我除了摸摸她的頭,看看她的眼睛,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因為我和家人心裡都知道,「那個時刻」快來到了。

  夜晚,看到我們要睡覺了,她便爬上我弟的床,原本不肯休息的她,終於非常疲累的睡在我弟的腳邊。如果是以前的話,通常會被爸媽給趕下床,爸媽不喜歡她上我們的床睡覺,但這今天特例。

「汪汪汪!汪汪汪!」

  凌晨,忙了一天小型簽書講座的我,照理說會睡的跟死豬一樣吧,但聽到了從來沒有聽過的小花聲音,不一樣的叫聲,讓我知道,「時候」到了。我趕快起身,從上舖的床爬下來,前去陪窩在狗窩趴著的小花,跟最愛小花的三弟一起。

  不喜歡睡專屬小窩的小花,而是喜歡躺在人家床腳邊上睡的她,這一次,反常的自己回到專屬的小窩趴躺著。我和三弟在旁邊安撫她,輕輕撫摸著她,說話給她聽,希望可以陪伴她渡過「這一刻」。漸漸的,她的呼吸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消失。而她那單純又熱情的眼神,也從疲憊,慢慢變的無神。我知道這一切代表什麼,便將我的舊外套,包裹著她逐漸冰冷的身體,希望她暖活一點。

「我按照約定在妳的身邊陪妳到最後了……」

  生命這種東西,真的是非常之奧妙,記得昨天上午,她還可以趁我沒防備的時候,非常有活力也兇狠的把我牛肉麵碗裡的肉全部搶走!完全看不出來是被獸醫宣判將離去的樣子,但是,今天凌晨,卻好像是她這一輩子都沒有好好睡覺過一般,沉睡得非常非常的深沉,她再也不會醒了。

  知道小花確定永遠離去以後,我再也無法忍耐那傳統社會下男有淚不輕彈的淚水,哭了。哭,一方面是難過,一方面是感謝。難過,是因為一個一起長大的家人離開我而永遠的遠去了!感謝,是感謝小花的純真與熱情,無私的陪伴了我十三年,帶給我人生上許許多多的歡笑與活力!小花,再見了!小花,謝謝妳!

「小花,十三年來,謝謝妳呀!」

  我很不習慣,至從小花走了以後,現在回到家的感覺,就是令人不習慣。回家的時候,少了一個會無條件開心撲向你的靈魂,不管你是不是因為在外頭忙了一天而滿身臭汗,或是昨天有沒有罵過她;享受美食的時候,少了一個用最誠懇最炙熱盯著你看的眼神,不管你最後會不會願意跟她分享美食;在客廳坐著用搖控器無聊翻轉電視的時候,少了一個充滿溫暖體溫又摸起來滑順舒服的柔軟身體,不管你撫摸的技巧是好或壞,她都會很開心!現在這些都不再存在了!我很不習慣,現在剩下來的,除了為了紀念她而在自己書桌上設立的紀念區,讓我一進房門就可以在書桌上看得到小花可愛的身影,再來,就是心中的那些專屬於我的深刻回憶了,唉,我很不習慣……

PS.文中用「她」不用「牠」,是因為認為小花是家人,不是動物,因此而這樣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