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島相信愛.鐵道大富翁」DAY 3

完成於2015/03/16

建議:娛樂、旅遊、美食及開箱等體驗類型文章,會受主觀或人事物變遷的影響,請觀看的讀者朋友參考就好。

「環島相信愛.鐵道大富翁」DAY 3/姚念廣

鳳林->平和->花蓮->和平->漢本->蘇澳新->宜蘭

我所使用的參考地圖:臺灣鐵道之旅地圖下載(交通部官方載點)

因為是官方的地圖,連結何時失效不知道,地圖何時修改也不知道,所以有空就先下載吧XD

2015.03.05

  早上起床,我照昨天阿伯說的,把鑰匙放在櫃臺便離開了旅社。

「吸……」

(啊,這邊早上的空氣好清新吶!好,去平和站吧。)

  離開了掛滿紅燈籠的街道,我跟著一群準備要上班和上課的民眾,一起進入了火車站。

  列車開到了平和站,我發現這裡是一個無人車站,有一點擔心列車的班次,所以下車以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去查看月臺上公告的列車時間表。

(啊,太好了,雖然間隔時間長,但幾乎一整天都有車可以坐。)

  透過時刻表消去了擔心以後,我走向了看似鄉鎮型態的社區裡。社區建立在美麗似畫的大山之前,大山頭頂青天,身披雲霧之巾,被群樹草木擁抱著。真好啊!住在這裡的人,每天都可以看到最棒的風景畫,由大自然這個最強藝術家所畫的作品。

「吸……」

(啊,好香哦!是肉排的味道!是煎蛋的香氣!我還沒吃早餐,這一關用吃的過關吧!)

  離開月臺進入社區沒多久,便會經過兩家早餐店,此刻正值學生上課時間,誘人的香氣不停的從煎臺和烤箱衝出。不知道要吃哪一家,古云男左女右,我是男生,就選左邊這家吧。

「阿姨,我要漢堡跟抹茶烤吐司,再一杯豆漿,這邊吃。」

「好,坐一下。」

「想請問附近有廁所嗎?」

「有,你往前走,那邊有個國小,先去那邊借廁所吧。」

「好,謝謝,等一下回來。」

  我照著阿姨的指示,到了國小。國小的旁邊緊連國中,正值上課的時刻,有很多的學生這附近。我發現這邊的學生大多為原住民,真的每個人的臉孔都長得好精緻,女生不是可愛就是漂亮,男生則是英挺帥氣,真好啊!好羨慕呢!而且我發現這裡很少有人戴眼鏡,一定是受到大自然的恩惠所致吧,不像在都市成長的我,從中二以後開始,就已經變成完美的肉身眼鏡架了,戴眼鏡有諸多的不便啊(淚)!

  上完廁所以後,我便趕快回到早餐店,早餐還是要熱熱的吃才好。漢堡,它裡頭加入了蘋果切片,多了酸甜的果味,卻一點也沒有違和感,這一點很特別。嗯?有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小孩走過來我這邊併桌了,既然你們都來併桌了,乾脆就請你們幫我擲骰子好了。

「媽媽妳好,我是在鐵道環島的作家,想請妳幫我決定下一站。」

  說完,我先拿書給她看證明身份,避免被誤認是怪叔叔,畢竟她有帶小孩,應該潛意識裡多少有點戒心吧?之後,我才亮出骰子。

「作家啊,借我看看你的書。」

「好啊。」

「哦!教畫畫的呀,妹妹妳看!」

「哇!漫畫耶!」

「姚先生,這本可以賣我嗎?」

「啊,這沒有在賣的,這是我要當隨身名片用的。」

「這樣啊,好吧,那……我請妹妹幫你擲骰子。妹妹,幫忙大哥哥一下。」

  媽媽把骰子拿給小女孩。

「好!嘿!」

「叩叩叩……」

「哈哈哈!是三點耶!」

  小女孩看到點數後很開心。

「那這樣你會去哪裡?」

  媽媽好奇的問。

「我看看地圖,嗯……是花蓮站。」

「那就祝你環島加油嘍!」

「謝謝。對了,想請問妳這邊有什麼特別的景點嗎?離我的發車時間,大概還有兩個小時,我想到處逛逛。」

「你可以往那邊走,那一帶早期是日本人製煙的地方,有留下些特別的建築物,可以去看看。」

  媽媽指著鐵道的一頭方向說著。

「這樣啊,謝謝妳,我知道了。」

「嗯,拜拜嘍!」

「大哥哥拜拜!」

「拜拜!」

(唉呀,在社區走了一個多小時,沒有找到煙廠之類的建物,看來我有索隆迷路的慧根。)

  我在社區裡逛著,沒有找到剛剛那個媽媽推薦的景物,但是,沿途可見清徹見魚的水溝、原住民意象的公共藝術、田野與大山共生的綠景,還有古早感十足的矮房,能夠看到這些有別於我成長的都市景色,也是很棒的了。

(火車站前面有間雜貨店,去買包零嘴,然後邊吃邊賞大山之景,等待列車的到來吧。)

「花蓮站到了……」

  隨著列車提醒廣播的響起,我到了花蓮站。花蓮站是東部的大站,此處出站以後,除了可以透過大眾交通轉運到多個東部知名景點,還可以步行走到生活機能發達的市區。

(唉,又在等車上面花掉很多時間了,時間將近中午,乾脆用吃的過這一關吧,反正剛剛已經欣賞了很多自然美景。)

  我走到火車站對面的大馬路,有一條整排都是賣吃的,因為選擇太多,反而不知道要吃什麼好。看著看著,發現了有一家以花蓮為命名的鐵路便當店,好吧,就吃這一家好了,因為名字裡有花蓮。

「請給我一個排骨的,謝謝。」

  沒多久,便當就來了。配菜放了三樣家常小菜,然後再加上火腿片、滷蛋跟醃漬物,最後放上炸排骨,整體跟大部份的鐵路便當風格差不多,但其中米飯的部份特別好吃,記得菜單簡介上好像有說到是花蓮的米,不知是煮法好?還是用的米比較好?還是兩者都好?管他的,好吃就好。

  吃完以後,我想說都在這吃東西了,乾脆就請店員阿姨幫我擲骰子吧。

「妳好,我是在環島的作家,可以請妳幫我決定下一站嗎?」

  我說完後給阿姨骰子。

「現在還有這樣子在環島的喔?呵呵呵!好!」

「叩叩叩……」

「六點,很大吧!這樣你會去哪裡?」

「我走的是區間車的路線,所以我想會是在宜蘭站的前幾站吧?我要再看地圖才知道。」

「是哦,如果是蘇澳那邊的話,可以去吃海鮮哦!那邊好像也有公車的樣子。」

「這樣啊,好,謝謝,我有去到的話,會去吃看看的。」

「加油哦!」

「謝謝,不打妳們擾工作了,拜拜。」

  道別完後,我離開了便當店往火車站走去。

(來看看六點會哪裡呢?嗯……和平站,呵呵呵!早上才去過平和,現在換去和平,有點妙的感覺。)

  我邊看地圖,便走到售票大廳。

「您好,請給我到和平最近的一班車。」

「好的。」

「謝謝。」

  我向站務人員拿了車票以後,去看看列車的時間。

(天啊,要等一個半小時左右啊……回市區再逛一逛吧。)

  我離開了火車站,回到了市區亂逛,看見了提供小折給旅客的飯店;看見了播放首輪電影的戲院;看見了獨特風格的餐飲店;看見了無數花蓮名產的伴手禮店……寄一點特產小點心回老家吧,家裡的人雖然偶爾會到中南部旅遊,但東部因為交通不方便的關係,幾乎很少會來。

「不好意思,我想寄宅急便。」

「好的。」

  我買了特產小點心去便利商店進行宅配。

(啊,車子來了!車子來了!)

  從市區閒逛完後又回到火車站等待一段時間,終於搭上火車了。

(呼呼,車上人好多哦!今天應該是平日才對呀?)

「你們看,那風景挺好的兒!(捲舌音)」

「妳看我!妳看我!拍的兒怎樣?(捲舌音)」

「爺爺,晚上會吃啥啊?(捲舌音)」

「哈哈哈哈哈!(捲舌音,呃,不對,哈應該算是狀聲詞。)」

(啊,是中國大陸的遊客,也難怪平日的時段,車上卻會有那麼多人了。)

  我看著車上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看著我接下來要前往的站名為「和平」,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觸。我想,我們父執輩,或是祖父那一代的人,應該很難想像在未來的現在,會有中國大陸的遊客坐在我們的列車上面,然後去台灣各個知名景點進行觀光活動,變成我們台灣觀光經濟的提供國之一吧?其實,我覺得這是個機會,在賺觀光財之餘,還是我們可以用文化迷倒他們的機會,就像日韓用文化讓人們變成哈日族和哈韓迷那樣。啊,不小心又犯職業病了,畢竟我是休閒遊憩系畢業的,總是會想像將旅遊結合文化,變成為國家軟實力的武器。

(是說,這班車子很新耶,中間有自動門,還有顯示目前站點的跑馬燈,很像捷運,我總算不用自己開門下車了。)

  我在想東想西之時,觀察到了列車車體的情況。

「和平站到了……」

  列車廣播提醒到站了,到站以後,我穿過了可能有三百公尺以上的隧道,才從月台走到了車站大廳。話說回來,那個長長的隧道,應該會害慘很多上班上課快遲到的人吧……

(好險,雖然一、兩個小時左右才一班車,但到晚上都有車可以搭。)

  我照舊先去確認列車的班次。

  出了火車站以後,我只見到一面大山,左右兩側為道路,不斷的有貨車和大卡車衝來衝去。

(好熟悉的畫面啊……該不會是我以前騎機車環島走過的蘇花公路吧?)

  我馬上就照著指示,直直走,經過了有巨大廠房的工業區,大概走了十五分鐘以後,到了社區。社區是由沿著道路在兩旁建起的透天厝或矮房所組成,附近有國小,就連小七和全家都有,生活機能算是不錯,還有旅社呢!

(不知道要吃什麼好,啊,就吃那個沒有招牌的店好了。)

「妳好,我想要一碗控肉飯。」

「好,要湯嗎?」

「先不用好了,謝謝。」

  我在有大電視的店面用著餐點,電視在播電影臺,看著重播電影配東西吃,是以前我小時候在老家常做的事,上了大學以後就沒什麼機會這樣做了,有一種懷念又放鬆的感覺呢!吃完了,直接請老闆娘擲骰子好了。

「不好意思,我想請妳幫我決定我的下一站,我是在火車環島的作家。」

「哈哈,好啊。」

「叩叩叩……」

「一點,謝謝。啊,我想買罐汽水帶著。」

「十塊錢。」

「謝謝。」

「加油哦,拜拜!」

「拜拜!」

(哦,這裡就是漢本車站外啊……天啊!又是一面山壁啊!)

  在和平擲到了一點以後,前進一站便是漢本站,從等車到搭車過來,花了快兩個小時,明明只有一站之隔,唉,是列車班次的問題。但也不意外啦,出來車站看到一片山壁,我就明白班次為何會這樣少了。然後,這裡也是蘇花公路上的一段路。

(附近都沒有什麼腳踏車或機車停著,該不會這是個人很少的站吧?啊,前面有一個在走路的先生,去問他一下好了。)

「你好!」

「你好……」

「請問這附近有社區嗎?或賣吃的也行。」

「有社區,我現在就要走過去,不過很遠的……」

「哈哈,很遠是會走到一個小時那種程度嗎?」

  我半開玩笑的問。

「可能不止哦……」

「啊,呃,是哦……」

  我嚇到了。

「嗯……」

「謝謝,我知道了。」

  如果步行一個小時以上的話,現在大概是下午四點半,我剛出站有看列車班次,依時間判斷往返的路程,我接下來就必須錯過晚間六點多那班列車,而要搭九點多的車才會離開這蘇花公路上的車站。不行,再去問問人好了,啊,就問那個在剪草的站務人員吧。

「你好,請問這附近有賣吃的嗎?」

「有是有,但今天沒開店。」

「啊,那家,我剛有看到。」

  我剛剛去追路人的時候,有經過一家餐廳,原本想說就此得救了,但靠近一看,鐵門緊閉,上面貼有寫著「因有要事」和「暫時休息」的兩個紅包袋。

「那再來就沒有了。」

「那有社區嗎?」

「有,不過要走很遠很遠,一個小時以上吧?一般來這邊的人都不會想走過去的,呵呵。」

「哈哈哈,我比較特別一點。」

「建議你還是不要走太遠好,天色越來越黑了。」

「謝謝。」

  透過兩個人的回答,我想我只能走一個多小時,去那個社區了。在不斷有大卡車從身邊衝過的路段上走著,這裡塵土四飛,空氣不是很好,路上也都是灰,忽然有一種今晚可能會很糟的感覺。

(嗯?)

  大概步行了約十分鐘,眼前出現了檳榔攤。

(檳榔攤有沒有可能會賣吃的呢?畢竟這裡是人煙稀少的地方,說不定會賣吃的給肚子餓卻買不到東西吃的司機也不一定,去問問看吧。)

「不好意思,小姐,請問有賣吃的嗎?」

「有啊,這邊有茶葉蛋,不過你該不會是用走的吧?」

「太好了!有吃的了!哈哈哈!啊,對啊,我是用走的。」

  我眼神發亮的說。

「要吃東西應該坐火車去其他地方,怎麼會跑來這邊?這邊又沒什麼人……」

「哦,因為我在進行鐵道環島的關係,站點不是我能決定的。」

「環島?不能自己決定火車站?」

「嗯,我是個作家,希望可以做點有意義的事,前進的方式是要請民眾幫我擲骰子,看上面的點數來決定。」

  我說完便把著作拿給小姐看。

「感覺很厲害耶!」

「這一次環島裡,有一個規則是要吃當地的一個小吃才能離開。這邊都沒有什麼人,店更沒有,所以我想說碰碰運氣來妳這邊找吃的這樣。」

「哈哈哈,你很棒耶!來,茶葉蛋請你吃不用錢。」

「不行!不行!該付錢就是要付錢。」

「不用啦!」

「要啦!要啦!兩個二十元對吧。」

  我把錢硬塞在小姐的手上。

「哈哈哈,好啦。」

「然後,接下來要請妳幫我擲骰子,決定我的下一站。」

「哦!太有趣了!哈哈!」

「叩叩叩……」

「是六點,這樣你會去哪?」

「應該是蘇澳附近吧?我也不知道,要再看地圖。」

「哈哈,好,加油哦!你很棒!」

「謝謝妳,謝謝妳今天有開店!拜拜!」

  我用一種像是跟救命恩人說話般的口氣說著。

(太好了,過關了,而且這樣我還可以趕上六點多那班列車。)

(哇,天色已經全黑了,嗯?飄雨了……)

  寒夜細雨的晚間七點多,我到了蘇澳新站,有一大群陸客旅遊團也在這站下車去搭遊覽車,看來這邊也是個轉運站點。看了一下車站導覽地圖,出站後沿著道路走便會進到社區。

  我照著直覺選了出站後的左手邊方向,在越來越冷的夜裡走著,一路上沒有什麼店家,只能耐著性子繼續前進。現在的我不想看什麼景點,只想趕快吃東西,然後坐火車離開這裡,去尋找住宿的地方,因為今晚真的太冷了!現在的天氣跟在南部之時天差地遠,明明都是在台灣,卻有不一樣的氣候型態,這也是台灣的特色之一吧,呵呵呵。

(啊,有賣吃的店出現了,幸運!趕快進去吧。)

「你好,要買伴手禮嗎?」

  正在跟一整桌親友吃飯的阿姨問我。

「沒有,我想吃東西。」

(原來這裡是伴手禮店兼賣小吃啊。)

「要吃麵或飯?」

  阿姨走過來我面前問我。

「飯好了。」

「肉燥飯?炒飯?」

「炒飯,謝謝。」

「好,旁邊坐一下。」

  阿姨轉身去內場煮東西。

(有電視,正在播新聞,啊,冷氣團來襲!難怪,難怪現在這麼冷啊!)

「來,炒飯。」

  沒等多久,餐點做好送上來了。

「謝謝。」

  趕快吃一吃吧,時間不多了,能前進幾站算幾站。吃完以後,我決定去找阿姨幫我擲骰子:「阿姨,想請妳幫忙。」

「怎麼了?」

「我是在鐵路環島的作家,希望妳幫我決定下一站。」

  我把骰子拿給阿姨說著。

「直接丟嗎?」

「對啦,直接幫他丟就好了。」

  親友甲說。

「哈哈,環島耶!」

  親友乙說。

「……」

  吃著草莓的親友小孩好奇跑來看。

「好,那我丟嘍!」

「叩叩叩……」

「六點哦!」

「哇,剛剛上一站也是六點,這一站又是呢!」

「那這樣你會去哪?」

「我看看地圖,嗯…是宜蘭站!大站耶!這樣晚上就一定會有地方睡了,哈哈哈!謝謝阿姨,拜拜!」

  我拿出右手口袋裡被我折爛的地圖看著說。

「好,拜拜,拜拜,加油啦!」

(宜蘭火車站,上次來這邊已經是大學環島時候的事了,好懷念,是說,為什麼車站搞得很像動物園的感覺?長頸鹿的裝飾?)

  我到了久違的宜蘭火車站以後,看著火車站的新面貌,百思不解。或許夜晚太暗,等明天早上,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應該可以好好的看一下。

  我離開了火車站,往市區走去,由於這裡的生活機能十分發達,是都市型態,我要擔心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要花掉太多旅費,跟東南部一帶比起來,這裡的整體物價普遍就開始變貴了,幾乎是北部都市的價格。我找到了一條街,街上都是旅館,我隨便挑了一間問住宿價格:「阿姨,請問住一晚多少錢?」

「七百元。」

  阿姨淡定的回答。

(嗯,是傳說中的公訂價,就住這裡吧。)

「好,請給我一間。請問有回旅館有時間上的限制嗎?」

「有,到晚上十二點半。」

「嗯,我知道了,我想先去附近的東門夜市逛一下,晚一點回來。」

「好。」

「謝謝。」

(這個阿姨真的好淡定。)

  東門觀光夜市就在這一條街附近,是景點也是小吃提供點,所以我打算在這邊過關,藉此先決定好明天前進的點數。夜市裡的東西都算便宜,大概分兩段路,一段路整個幾乎都是賣百貨和服飾,另一段就完全是經典小吃和街邊餐廳。我先買了個我每次到夜市幾乎都會買的炸熱狗,炸麵包皮裹著粉紅色的雜肉條,邊走邊吃的好過癮,然後整個逛過一遍以後,我向一個可愛的阿伯買霜淇淋,這也是我每次到夜市幾乎都會買的點心,香草搭配著巧克力,綜合的經典口味讓人無法停嘴。

(阿伯感覺挺可愛的,就請他擲好了。)

「阿伯,可以請你幫我擲骰子嗎?我是個在火車環島的作家,希望你幫我決定下一站。」

  我給阿伯看骰子。

「哦,好好好,反正我只要丟這個就好了?」

  阿伯笑笑的聽我講完,看似有聽沒有懂的回應我。

「對,哈哈!」

「好。」

「叩叩叩……」

「嗯,點數是一點,謝謝阿伯。」

「呵呵呵。」

「阿伯拜拜!霜淇淋很好吃哦!」

  阿伯好像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麼,但覺得很好玩,所以開心笑著。

  骰子的點數是一點,按照地圖,我明天早上會去的是一個叫作四城的車站。決定好前進的站數以後,我買了一份甘草芭樂當宵夜,便回去旅館準備休息。旅館的整體品質沒有昨晚在鳳林住的好,不管是隔音也好,設備也罷,但想想都市區還可以住到七百元,今晚也不用露宿街頭,而且還有雙人床可以睡,想想也就沒差了,哈哈哈!

(整理完照片就來睡覺吧!)

  我看著充滿今日回憶影像的相機想著。

*索隆:羅羅亞.索隆,人氣動漫作品《ONE PIECE》裡的人氣要角。

#文章內容的對話並非百分之百照實寫出來,因為我沒帶錄音筆,所以只能靠回想來寫,但大致上意思不變,講的話語也差不多就是了。

#因為去的地方都是透過擲骰子決定,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得玩的,整體比較偏向壯遊,所以請用旅遊文學的心態,而非旅遊指南的心態,來看待這一系列的文章吧!

#由於故事寫的是當下的心情,加上不是旅遊指南,再加上我當時都不能使用網路查資料,所以在景點、美食和住宿等方面的詳細資料都不會刻意寫得很清楚,像是店名、地址、營業時間或價格之類的,還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