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島服務業》第三章 鬼島手札(5)河馬半獸人阿芳

完成於2013/04/16

本作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鬼島服務業》第三章 鬼島手札(5)河馬半獸人阿芳

圖文/御宅族阿廣

河馬半獸人阿芳


  我在出社會工作以前,已經有三年的學生打工經驗,那段時間,我的同事都對我很好。在期間限定的短期倉庫管理打工時,有帶我到處去吃好料的同事們;在博物館進行短期實習時,有給予我寫作夢想上最大鼓勵的同事們;在接案畫圖寫文案時,有對我相當和藹的工作夥伴;在擔任長達三年的教授研究室小助理時,有處處罩著我的教授和學長姐們。我覺得我在打工時期,一直都遇到好夥伴們,真的非常幸運!

  在準備出社會前夕,我以為我只要像學生時代一樣,把每一件工作都做好,在自己能力所及之餘,也盡力去幫忙同事,然後出社會後也會像學生時代一樣幸運,遇到好的夥伴們。非常的倒楣,事與願違,第一份出社會的工作,即使我想要好好的工作,跟同事之間保持良好或是不交惡的互動,但偏偏就遇到了最可怕的同事-河馬半獸人阿芳,她讓我大開眼界。

  我決定要把阿芳的故事記下來,雖然那段日子讓我覺得跟她上班很可怕,記錄下來,往後一定會因此而再回想那些惡夢,但不記下來實在太可惜了!對夢想成為作家的我來說,她實在是寫故事時,反派或是奸人之類的角色的好參考呀!

  河馬半獸人阿芳,母性,30歲,身長約160cm,體重約200kg(或以上),綠色頭髮綁個蝴蝶結,有著粉紅色但一點都不粉嫩的硬皮肌膚,滿臉斑點,鼻孔跟眼睛差不多大,聲音渾厚,食量很大。口頭禪是「我男友」,好像很怕別人不知道她有男友一樣。

  我進入點心坊當外場的時候,剛好是該店正在招兵買馬的時候,所以跟我同期的新人有兩人,有內場黑熊韋德和外場河馬半獸人阿芳。阿芳她比我晚五天進到點心坊,她剛進來時,我就想起原本屬於這個世界的我,在信上有提醒過要小心河馬半獸人一族,因為他們把愛夜血族,也就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我那一族,當成世仇。雖然如此,但我沒有發現她有什麼特別的異狀,相處起來很普通,但後來才發現是我錯了。

  記得她來到店裡約兩個星期左右,有一次,她主動來找我講話,但在問了某個問題後,從此對我的態度變得非常差勁,以下是當時的內容:

「請問,念廣,你進來多久啦?什麼職位呀?」阿芳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念廣。

「喔?職位跟妳一樣是正職,然後我才比妳早進來五天而已,呵呵。」念廣開朗回應。

「什麼嘛,原來如此,哼。」阿芳眼神變成不屑的小眼睛,鼻孔排了一下氣。

「嗯……」念廣感覺阿芳的態度變了,輕聲的回應。

  從這之後,她對我的態度變得不客氣了,不只對我,對工讀生也一樣,她變成可怕的同事!但對於主管級和資深前輩們,態度就是乖巧的員工。阿芳的態度大轉變,我想是因為她已經摸清楚了點心坊的關係圖,所以,只要是同期或是工讀生,她根本沒放在眼裡,之後就開始使出本性了。

阿芳之偷懶摸魚

  跟阿芳工作會比較辛苦,因為阿芳會偷懶,而被偷懶的工作,就必須由其它同事承擔。

  阿芳總是挑最輕鬆的工作做,例如站在冷氣口前面發呆(這算工作嗎?)。除非,有主管或前輩在,她才願意做比較辛苦的工作,但很抱歉,我們店裡人力精簡(公司節省人力開銷),營業時大部份是工讀生比正職多,所以阿芳不一定都會跟主管或是前輩們一起上班。每當配到我和工讀生們,她就很大方的偷懶摸魚了,沒有在怕的。

  再舉明顯的例子的話,就是早班的時候吧。通常早班會排三個人,早班人員的重要任務,就是要為開店做準備,主要可分成打掃、麵包準備和行政處理。通常行政處理由主管或前輩員工處理,不過點心坊後期因為薪資福利變更爛了,所以平日開早人員剩兩個,變成有空的正職之後再去幫忙用。去掉行政處理不管,剩的是比較累的打掃,和比較輕鬆的麵包準備。

  店裡的大家都知道打掃比較累,所以也都不計較的,先到的人就主動先做打掃這樣,不過只要跟阿芳一起上班,然後剛好主管又不在,那不好意思,她永遠就是很好意思的選擇較輕鬆的麵包準備!而且還是帶著奶茶和大漢堡邊吃邊用!這時候就會形成一邊是我或是工讀生在旁揮汗打掃,另一邊是吃著大漢堡在做麵包準備,這樣詭異的畫面。我覺得這樣不太好,有試著跟她溝通過,但是她都把我當空氣人,然後翻一個白眼回應我就是了~

  後來,我想說反正店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後她至少還有做麵包準備,所以就算了。我都告訴我自己,雖然我做的比較累一點,但可以運動,不會變胖,哈哈哈~

阿芳之不友善的肢體

  我們的櫃臺不大,為長條型的,長度可以塞到六個人,但寬度只能容納一個人。在櫃臺的分工,可分為結帳、切麵包、裝麵包、包麵包和裝袋給客人。有一次我站在裝麵包的位置,剛好就在負責切麵包的黑企鵝店長旁邊,阿芳為了搶在主管前表現的機會,趁著店長不注意時,一把猛力強走我手上的鋼鐵製麵包夾,然後用肥厚的屁股把我頂開到後面!這個動作,非常的危險!因為麵包夾的夾子前端很鋒利,不小心就會割傷。此外,她也常常用手肘或是身體對我或是工讀生進行碰撞,讓人不舒服。最慘的是兔子人吧,看過她被撞飛三公尺過!但阿芳有跟她道歉,因為她是資深前輩級人員,對於其它人如我或是工讀生,她才不會道歉哩!好像被她撞到是活該一樣(兩手無奈一攤)。

阿芳之陷害同事

  因為我跟阿芳是同期正職人員,所以職場上感覺好像會有競爭,但其實沒有,因為我對這份工作一點企圖都沒有,只求一份穩定薪水,私下有更多時間可以追夢就可以了。這一點其它人也都知道,但偏偏阿芳就是把我當成敵人,或許我除了是她職場上的競爭對手假想敵,同時也是世仇一族的關係吧。

  阿芳很喜歡亂講話,比方說我在切麵包的時候,麵包的切法是正確的,她就會忽然在旁邊冒出來說「念廣切錯了!」,害別人心裡會有個「念廣會切錯麵包」的印象,即便我馬上請旁邊的其它員工證明是正確無誤的,但她也只會說個「喔,是喔~」,然後就溜掉了,一點也不會道歉,因為她是故意的。

  除了切麵包以外,還有包裝禮盒、蛋糕成列位置和麵包包裝等,只要有機會她都常常會這樣。每次明明是正確的,她就會故意用大聲說「你用錯了!」的方式來陷害你,而且後面常常是有客人的時候,這真的是很傷一個員工的職場專業形象。

  一般同事失誤了,不會像她會落井下石,通常會互相幫忙掩護,變成是當事人與發現者之間的小秘密,因為就算是店長也會失誤的呀!更何況是沒失誤,所以她真的有點故意過頭了。

阿芳之惡劣態度

  阿芳在猴怪小風進來以前,她是店裡最菜的,也是能力最差的,但她很喜歡命令職位比她小,但比她資深好幾年的工讀生們做事,而且態度很差,好像她是一國之王在命令她的子民一般。老實說,她的臨場判斷力真的爛透了!除了年齡以外,實在是沒什麼資格命令判斷力比她強,店裡經驗也比她豐富的工讀生們。有時候,阿芳還會對工讀生開罵,因此有一陣子,工作的氣氛很不好,因為我們店裡的人員,工讀生是比正職多的,所以會看到滿滿的怒氣。

  另外還有打招呼的部份,這是職場上的禮貌,但很抱歉,她只跟主管或資深前輩打招呼。然後我一開始也會主動跟她打招呼,但她都把我當空氣人就是了,連鳥都不鳥我,讓我有一種「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久了以後,後來我也不再跟她打招呼了,就只有她。

阿芳之讓同事身心很累

  阿芳常常出包,也常常惹毛客人,所以身為她的同事,就必須常常去幫她擦屁股,幫她打圓場。不過,去幫忙她,她一點都不會感謝你,她只會覺得「我又沒有求你幫我,是你自己要來幫我的。」這樣,當她的同事很容易會有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但不處理又不行,店還是要開下去,客人還是要服務的呀!所以,累!

阿芳之閃光放送

  我男友怎樣怎樣的,這是阿芳的口頭禪,她有一種很強烈想讓大家知道她有男友,然後她男友想跟她結婚的分享心態,或是又跟她男友去了哪裡玩差點被求婚之類的,強迫分享給一旁的同事。當她在分享她的喜悅時,很像是在炫耀的感覺,很像是在宣示說「我交得到男友」,很怕別人不知道她有男友的感覺,搞得其它單身的同事不是很高興。

  每次午休時間,是她用手機放閃光的時間,跟她在同一個空間吃飯,聽她裝可愛對著手機撒嬌的聲音和話語,我真的是快把午餐吐出來了。

阿芳之主管前爭功

  平常每次遇到比較麻煩的客戶需求,阿芳都會閃得遠遠的,讓其它同事去處理,一方面她懶,一方面她的能力真的不好。不過,當主管在的時候,原本是其它同事已經在處理的事情,她就會過來搶客人,把客人給搶走,想在主管面前表現,這也讓同事們很討厭。可惜她能力不足,常常搞得主管後來要去幫她忙就是了。

阿芳之擅自更改公司方針

  點心坊的開早擺放麵包幾乎都有固定的位置,這是根據哪些麵包越早賣出去越好吃,哪些麵包可以放比較久等因素來安排的。阿芳她的麵包擺放,永遠都會放錯,即便後來做了快兩年也是一樣。

  原本我一開始好心幫她調整到對的位置,後來卻被她以「你這樣亂動我放的麵包,很不尊重我耶!」給吼了,我很有耐心的跟她解釋她的麵包一直沒有照公司的方針來擺,我只是幫她調到正確的位置而已,她卻翻了個大白眼給我。後來我就不管她了,隨她亂擺了,我幹嘛沒事當壞人,反正店長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唉……

  除了麵包位置以外,連包裝盒和紙袋有時候都會亂給客人,養成客人的壞習慣,造成其它同事工作上的困擾呢~

阿芳之愛逞強

  阿芳很愛逞強,比方說有時候我們這邊會偶爾有異國人來到我們店裡消費,異國人講異國話,通常大家都聽不懂,只好請有學過異國語的同事來幫忙。阿芳不一樣,她不請同事幫忙的,她都是用她看異國電影學來的一些單字片語搭配肢體語言溝通,結果常常導致賣錯商品讓異國客人苦惱的結果,嚴重還會引起客訴!最後還是要讓同事們幫她跟異國客人道歉並處理,反而更麻煩。

阿芳之三秒鐘記憶

  點心坊有提供訂麵包和蛋糕的服務,客人可以提前先預訂,等方便的時間再來拿,通常都是晚上來拿。阿芳常常會把客人預訂的事情給忘記,然後她如果上早班在傍晚下班的話,上晚班的人就頭痛了,因為晚上來拿預訂東西拿不到的客人,會把氣出在晚班人員身上。

阿芳之偷窺狂

  阿芳很奇怪,她有時間不好好工作服務客人,而是把心力放在偷看同事們在做什麼,然後再來抓同事們的失誤,賞同事個落井下石,再打個小報告這樣。如果她可以把這份用心,轉成用在客人身上,那真的是太好了,但沒有辦法,唉,真討厭背後一直有陰森視線在盯著看的感覺。

阿芳之造謠

  阿芳很喜歡在背後說同事的壞話,尤其我被講最多,很多莫須有的事情,想藉此給予我損害,不過我都懶的理她和反駁就是了啦,因為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阿芳之很容易生病受傷

  阿芳雖然看起來身強體壯,但常常一段時間就會受傷,要嘛是腳,要嘛是手,不然就是生病,所以就會變成麻煩的人力,很多事不能做。但人受傷了也不能怪她,所以我和同事們都會體諒她,去幫忙補足她不沒辦法的工作部份,不過,因為她平常就會偷懶了,所以有受傷生病和沒受傷生病好像也沒什麼差別。

阿芳之針對性攻擊

  點心坊的工作,有一些部份是分配好的給同事的,像是某某貨物的擺放和叫貨,或是庫存品的記錄之類的。工作難免偶有失誤,阿芳很喜歡去看那些工作有沒有做好,如果被她發現沒做好的話,她就會很刻薄的說「這是哪個智障亂放的?」或是「都不知道工作多久了,還會做錯,真笨!」之類的話語。明明她都知道是哪些同事在用的,其實提醒一下就好了,用不著這樣,但她就是要故意這樣講出來,很有針對性也很酸。

阿芳之冷眼旁觀

  我們點心坊的工讀生,都長的頗有姿色的,所以難免會碰上性騷擾的客人。一般來說,我或是其它資深前輩看到了性騷擾情況,就會過去幫忙擋掉,但是阿芳就不一樣了,她喜歡在旁冷眼旁觀,看被騷擾的工讀生無助的樣子,然後在一旁露出奸笑。

  正職要加薪必須經由店長推薦去考試才行,大概三個月後,店長先推薦我去考加薪的考試,我也考過了,這讓同期的阿芳很不爽,因為她沒有被推薦。不爽的阿芳,把怒氣轉嫁到我或是工讀生身上,以往的暗箭攻擊,更加的加強了!尤其是對身為世仇一族的我,雖然我明明就是偽愛夜血族。

  沒多久,在她越來越過份的情況之下,隨著一次的事件,大家怒氣爆發了!記得那天她又在兇工讀生白狐女妖,而且很過份!

「慢手慢腳慢吞吞的,笨死了!妳是白癡嗎?」阿芳口氣很差的對白狐女妖說著。

  聽到這句話後,長期的忍耐,再也壓不下去,可愛的白狐女妖放下手邊的工作,衝進去廚房哭成淚人兒。

  終於,大家忍不下去了,一直以德報怨的我也快要忍不下去了,工讀生們直接跟店長要求改變現況,不然再這樣下去,大家上班真的很累!我則是直接跟店長表示想走人,因為奧客偶爾才會出現,偶爾煩一下就好了,但阿芳幾乎天天見面,她一上班職場就是戰場。而且,阿芳很常都針對我和工讀生來,我覺得這樣工作感覺很不好,店長妳再不想管,那我走人。

  原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店長,在眾人壓力下也不得不出面了,畢竟她不可能為了一個阿芳而失去點心坊大部份的戰力。店長出面跟阿芳面談以後,阿芳意外的很快就變乖了,以前的那些缺點頓時消失了大半!轉變超快的!跟翻書一樣快!都不知道店長跟她說了什麼。但你以為好日子就要來了嗎?錯!錯!錯!她開始在搞拉黨結派的小團體活動,然後玩排擠和放陰招!

  她開始做表面功夫,只要主管、前輩或是她想要拉攏的資深工讀生在,她就會裝乖,好像她真的有改進一樣,我都一度被她騙了!實際上,她在拉攏資深工讀生和剛進的新人猴怪小風,搞小團體排擠效應,然後適時的找機會暗算我或是她討厭的資深工讀生,而且以前的那些缺點也是存在著,只是會「適時的消失一下」而已。一個小小的店,被她搞得有派系鬥爭,唉……

  有不少人都在想,為什麼這樣的員工可以一直留在點心坊?主管是瞎了嗎?其實主管也知道,不過一方面是阿芳會在店長和資深前輩那邊裝乖,讓店長即使聽到大家的怨聲,也會勸大家忍一忍這樣。另一方面,其實店長也有她的難處,首先人是由面試官決定的,她沒辦法自己選。再來,因為公司的薪資福利太爛,工讀生薪水照政府規定走是沒影響,但正職的部份要嘛只能錄用像我一樣只想一份穩定工作不在乎薪水的人,想學經驗的人,不然就是資質很差的人,再不然就是找不到人。人力不足的情況之下,要開除一個員工很困難,不是說開除就開除的。阿芳能力雖然不好,但經過時間的磨鍊之下,也成長為點心坊不可或缺的戰力了,開除她對點心坊確實會有小傷害。

  後來,我知道阿芳不會改了,她會一直攻擊我,攻到我離職為止,因為我是她的世仇一族兼職場上的假想敵。我轉個念頭一想,在我的人生裡,像她這樣的同事是第一次遇到,其實是很棒很難得的寫作參考體!或許對於以後我要靠寫作成為作家的夢想上會有幫助!後來,在點心坊的時間,觀察她怎麼在職場擺爛摸魚,然後人前人後一個樣,還有耍陰招暗算同事,這些觀察反而變成我的樂趣之一,漸漸的,我也沒有把她的那些招放在眼裡,因為摸透了,幾乎是都可以閃掉或是無視掉。

  記得在我工作約滿兩年時,覺得點心坊薪資福利越改越爛,加班和剝削情況也越來越嚴重,爛到連「只求一份穩定工作不在乎薪水」的我都下定決心離職,因為實在是不能不在乎了。店長還以為我是因為被阿芳弄的關係,竟然跟我提出了「我會儘快找齊人手,再把阿芳開除!」這樣要求我留下的條件,可見人力真的很缺。這兩年來,我們員工走的人數比進來的多,有來一天就走的,也有來三天就走的,原因就我觀察,一方面是有恐怖的阿芳在,她會打壓新人,另一方面是福利薪資太爛,讓人覺得沒必要在這受氣。

  雖然阿芳得知我要離職後,在最後幾天一直在職場上找機會攻擊我,誇張到我也有一度沒辦法再把她當寫作參考體,而動怒到差點制服丟地上就要走人了,但想到和店長有約定好離職日期,所以還是一直忍著。

  終於,離職時間到了,離職之後,我到了之前離職的犬犬人阿幼推薦的大型世界連鎖的尼本式餐廳工作。那間餐廳,除了薪資福利大大的提升以外,我又回到了以前學生打工時代一樣,遇到了會互相幫忙的好同事們,沒有再遇過像阿芳那樣的可怕同事。所以我想,會遇到阿芳真的算我倒楣,但同時也是一次寶貴學習的經驗,因為要遇到可怕的同事,不是那麼簡單的,還好我都有在鬼島手札好好的記錄下來。

待續…

PS.圖中網址為我以前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