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四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四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人際關係」

  幾年過後,隨著普路托斯認真地工作賺錢,他的打鐵事業也開始蒸蒸日上,而能讓他能夠受到客戶喜歡的原因,是因為他擁有豐富的冒險經驗,總是能知道如何製作出滿足各種客戶所適合的武器或道具,因此,現在想要請他訂製商品,往往需要等個半年才有辦法拿到貨,他的生意實在太好了!

「鏗!鏗!鏗!」一天,普路托斯拿著鎚子如往常地努力工作,一心一意地只想完成最好的訂單。他工作的流程通常這樣的,他會先採購原料,若發現有些稀有礦石才能做出想要成品,他便會前往原產地用十字鎬自己採集,當然,偶爾會在採集時遇到野外魔物的襲擊,但對他來說那是小菜一碟。接著,他會將準備好的原料送至鐵爐高溫烤紅,再開始用鎚子不斷地重覆敲打,而且要快、狠、準,現在他便進行到此階段。

(差不多了,該進行切根來把多餘的材料切掉了)普路托斯心想。

「阿福,來幫忙我進行切根吧!」普路托斯說。

「好的!」

  阿福是跟在普路托斯身邊學習打鐵技術的青少年,他是上城區的富人子弟,但因一次看到父親買的武器,被該武器的精緻度與耀眼光芒給吸引,打聽之下知道是普路托斯所製,便決定來到中城區找普路托斯拜師,期許自己也能製造如此美的實用「藝術品」!

  阿福用鐵器將材料部分給夾固,接著普路托斯再對材料進行裁切。

「阿福謝啦,再來我把材料整個型,我們就吃午餐休息吧!」

「老師,我去外頭買中餐吧!你要吃什麼?」

「我要吃烤哥布林前臂。」

  烤哥布林前臂,是以大量洋蔥、大蒜、蘿勒及黑胡椒去醃魔物哥布林的前臂去腥臭,並必須烤到全熟才可食用的巴菲特城十大怪奇料理之一。

「哇,老師你的喜好還是那麼的……獨特!」

「並不是我喜歡吃魔物,而是那味道會讓我想起以前當冒險者時,所歷經過的那些沒有糧食只能吃魔物的迫切窘境,勉勵現在的自己不要過得太放鬆。」

「是,我明白了。」語畢,阿福便離開店鋪。

  沒多久,普路托斯正感覺到店外有陣陣的民眾騷動聲,這讓他好奇,他放下了手上原本在喝的咖啡,走到店門口向外看,他看到道路的不遠處有一隊人馬向這裡靠近,這是支由傭兵們開道,奴隸們負責搬運貨物的商隊,而前頭的傭兵手上拿著旗,旗子上有著茶花的家徽,茶花花容美麗雅稚,有富貴的象徵,那是巴菲特城首富「珍妮佛」的家徽,而他本人正在隊伍中段的馬車上。

(原來是那個首富珍妮佛,難怪會引起民眾的騷動)普路托斯心想。

  隊伍靠近普路托斯的打鐵店時,珍妮佛從馬車上走了出來並往普路托斯的方向走過去,一旁有傭兵替他撐傘遮陽及拿手提包。

  眾人目光無法由珍妮佛身上移開,因為珍妮佛有著如嬰兒肌膚般的柔嫩肌膚及一頭美麗閃耀的金髮,穿著緊身黑色露肩禮服大方地展現自己玲瓏有緻的姣好身材。珍妮佛外表看似三十歲左右,實質上,他已經六十歲了!

(不愧是首富,六十歲了還能保養地如此好,想必是在養生與美容方面下了重本。)普路托斯心想。

「聽說你是目前巴菲特城首屈一指的鐵匠師傅,你好,我是勞倫斯家族的珍妮佛。」珍妮佛用他那朱唇皓齒說完,便伸出了玉指素臂與普路托斯握手。

「我只是個努力幫客戶完成他們想要的東西的工匠而已。」普路托斯說完,用布擦了擦手才敢與珍妮佛握手。

「喂,你們看啊,珍妮佛在跟普路托斯握手耶!」

「真羨慕那傢伙!」

「珍妮佛如果跟我握手,這輩子不洗手了!」

  街坊鄰居們不斷地議論著,普路托斯都聽到了,他便和珍妮佛說:「我想我們還是到店裡談吧,好像打擾到鄰居們了,呵呵!」

「沒有問題,那麼,護衛長,你在門口等著吧,把設計圖給我。」

「遵命。」

(嗯?好香的味道,啊,是珍妮佛女士身上的香水,大概是流汗了吧,畢竟我這店裡那麼熱。不過,就算是噴香水,珍妮佛女士也太肢體透香了!或許平常吃的東西都很清淡健康吧?)普路托斯心想。

  因為打鐵店的熱氣連帶使珍妮佛的體表溫度增加,而增加他汗水流出及香水蒸發,他擦的香水是屬於淡香精類,前味為甜碗豆、佛手柑、檸檬,中味為莎梨、天竿葵葉、小蒼蘭,後味為大馬士革玫瑰、百葉玫瑰、廣藿香。

「不好意思,店裡有燒爐子比較熱,請用。」普路托斯拿了一個紙扇給珍妮佛。

「沒關係,不會談太久的,我今天是來委託你製作寶劍的,請看這張設計圖。」珍妮佛說完便把包包裡的設計圖拿給普路托斯。

「哇,一看就知道是厲害的武器設計師所精心設計的作品,這個沒有問題,請給我八個月的時間,我非常期待能做出這個作品。」

「不行,只能給你一個月。」珍妮佛用食指輕點了一下普路托斯的嘴唇說著。

「不可能,前面還有很多顧客在等著我,而且,這上面的材料我得去冒險取得,這是要等待的。」

「那我給你三倍價格。」

「不行。」

「呵呵,我打聽過你,勇者先生,也知道你因錢而成為強盜的過往,我相信你不甘心一輩子只當個打鐵師傅賺錢吧?」珍妮佛露出了微笑說著。

「……」

「再說了,人終就會老,不管是你擅長的冒險者工作,還是受到眾人好評的打鐵技藝,終有一天,你會再也無法拿起劍,也無法拿起鎚子,到時,你要靠什麼維生?你有退休金的準備嗎?」

「這個……我……」

「我想,光是債務的利息應該就讓你的資產損耗大半了吧?依你那認真還錢的態度來看。」

「差不多……」

「那我開五倍價,提前先處理我的案子吧。」

「不行,這是原則的問題……」普路托斯皺眉說著。

「好吧,這樣我只好給你一樣最有可能會讓你心動的東西作為條件。」珍妮佛邊說邊向普路托斯靠近。

「雖然在店裡,光天化日的,這樣不好看,男女還是要保持距離的……」

「我把我成為首富的秘密告訴你。」珍妮佛在普路托斯的耳邊輕聲說。

「……真的?」

「對,如果你準時交貨的話。你想想,當你擁有像我一樣多的資源,你、你的家人朋友,甚至是你的子孫還需要為錢所苦嗎?」

「嗯……可想而知的是不用……呃,好、好吧,我破例答應你,為了未來,我願意打破原則一次!」普路托斯握緊拳頭的說著。

「那麼,就麻煩你了,我們一個月後見,這是訂金,請收下,呵呵。」

  珍妮佛給了普路托斯一袋金幣後,便與他的隊伍離開了街道。

「哇!老師你好厲害!竟然能接到那個珍妮佛的案子!」阿福手拿著買好的中餐在門口說著。

「你都看到啦,好,我們趕快吃中餐吧!等等要去取材了!」

「噫?可是今天不是要把傑洛先生的訂單完成嗎?」

「那個要延後了!要先做珍妮佛的訂單,開動吧!」

「是……是!」

「嚼嚼嚼……」普路托斯便咬著烤哥布林前臂邊看著設計圖思考著。

  承接珍妮佛訂單的隔日早晨,普路托斯與阿福騎著馬出城來到了西方的「伊蘇森林」,並且在森林的入口處等待著。

「請問老師,我們不是要去紫毒邪龍山嗎?為何停留此處?」阿福不解的問。

「到紫毒邪龍山要越過這個森林才行,憑我們兩個人是無法越過的,固然魔物打不贏我,但我們會迷路,所以我請了嚮導來幫忙我們,要等他一下。」

「原來如此。」

  不久,從森林中走出一個美麗的女性精靈,其有著白裡透紅的極優肌膚、青綠色的亮麗長髮、及琥珀色的美麗雙瞳,外表看起來像是二十歲左右的人類女性,精靈的美貌讓阿福目不轉睛地盯著人家看著。

「阿福,不要這樣盯著看,沒有禮貌。」

「是,不好意思,平常很少看到精靈族的人,嘿嘿。」

「普路托斯好久不見了,旁邊的年輕人你好,我是茶茶.伊蘇,叫我茶茶就好,我是兩千歲級的青年精靈,目前是森林響導志工也是名擅長弓箭的斥侯,昨天收到了普路托斯的邀請,所以來幫忙你們。」茶茶一邊舉起手上的弓箭一邊說著。

「你好,我叫阿福,目前跟著老師學習打鐵的技藝,請多指教……」阿福害羞的回答。

「茶茶,這次要麻煩你了,對了,我有帶這個來,這是我特別去上城區買的。」普路托斯說完後從行李包拿出了一瓶酒給茶茶。

「嘻嘻,很好,取材完後我再來享用。好了,兩位把馬栓好,把握時間出發吧,取材的這段時間我會用庇護術讓馬不受魔物的干擾。」

  庇護術為精靈族獨有的魔法技能,被施展的對象將會讓得到一段時間的魔法障壁,讓靠近的生物以為他們只是植物,此外,該障壁具有刀槍不入的能力。

  普路托斯一行人進入了森林。

「那麼,先來分析一下我們現在的隊伍戰力吧,我是擁有探索能力的斥侯,普路托斯是勇者等級的冒險者,那麼阿福先生呢?」

「我有學過一點劍術和簡單的神聖術,自保或逃跑還算有點自信,我跟老師取材時,主要是擔任保存者的工作,將魔物掉落的道具收集到我背後的大背包中。」

「嗯,明白了,不過普路托斯的委託是一天之內進紫毒邪龍山完成礦石的取材,所以在森林中若遭遇魔物,戰鬥完後魔物所掉落的道具,除了藥材、寶石以外其餘一律不撿,以節省時間。」

「好的!」

  一路上,雖有魔物的干擾,但有著戰力超強的普路托斯和經驗豐富的茶茶,不管是懂得團隊合作的邪狼群、身強體壯的獨眼巨人、還是懂得魔法的不死法師,前來騷擾的各種魔物都被普路托斯一行人輕輕鬆鬆地擊敗,若是遇到對戰起來需要花點功夫的如獸人群及蜥蝪人群,則是選擇避敵逃跑以節省時間,所以普路托斯一行人在中午前就順利地到達了紫毒邪龍山的山腳下,山腳下有一個大洞窟,洞窟前有三位全身是傷且樣貌非常狼狽的冒險者,分別是男性矮人戰士、男性地精盜賊及女性人類聖職者,普路托斯一行人靠近了他們。

「三位,你們還好嗎?請問你們也是冒險者嗎?」普路托斯拿出自己勇者級別的冒險證說著。

「啊!是勇者啊!請幫幫我們的忙!我們三個都是銅級的冒險者,然後我們有一個夥伴他沒有順利一起從洞窟逃出來,我們打算再回去救援!」人類聖職者說著。

「是啊!請你幫幫忙!」矮人戰士附和著。

「請幫幫忙!」地精盜賊附和著。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普路托斯問。

「是這樣的,我們接到了掃除洞窟哥布林群的委託,原以為是個輕鬆的任務,沒想到洞窟裡的哥布林們既懂得團隊作戰,而且能力還獲得了強化,一點都不像是一般的哥布林。」人類聖職者回答。

「一般的哥布林雖然智力不及我們,但當他們族群裡有王級、薩滿級或戰士長級的哥布林誕生時,他們就會被組織成一個懂得使用策略的軍隊,我想裡面應該有其中之一了,如果是在王的領導下,哥布林們會比一般的還要懂得團隊合作,若是薩滿的領導,則會使用魔法和陷阱,若是戰士長級的領導,則是會有如獸人般的驚人之體能,不知道是哪一種呢?」普路托斯問。

「我認為是三者都有,因為你說的我們都有遭遇到。」矮人戰士回答。

「嗯,那就可以理解了,通常面對有組織的哥布林群,都是交給銀級以上的冒險者去處理,我想委託人大概也搞不懂哥布林的狀況吧,以為所有的哥布林都是新手等級的冒險者可以輕鬆處理的。」普路托斯說。

「那個,雖然很不禮貌,但可以請你和你的隊伍馬上動身和我們一起進去救援同伴嗎?怕晚了就來不及了!」人類聖職者說。

「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同伴資訊嗎?」茶茶說。

「他跟你一樣是女性精靈,也是斥侯,另外,我們還有一個男性武鬥家同伴,但他已被殺死了……」地精盜賊難過的回答。

「什麼!我的族人!普路托斯!快!我們進去洞窟吧!」茶茶異常的激動著。

「嗯,我明白了,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可能有哥布林傳說的存在……因為你的族人很可能已成為了種母。」普路托斯說完以後,一行人便趕快進入了洞窟。

  哥布林除了同族繁殖以外,更可藉由其他種族的女性進行繁殖,他們稱為種母,待生出後代以後便會被哥布林吃掉,相當之殘忍。就目前所知,跟人類繁殖會有機會產生哥布林王;跟地精繁殖會有機會產生哥布林薩滿;跟矮人繁殖會有機會產生哥布林戰士長;跟精靈繁殖會有機會產生哥布林傳說,哥布林傳說是智勇兼備的哥布林,同時有似精靈般的美麗面貌,會使得哥布林們產生偶像崇拜而擁有堅強的意志力,士氣大增。

  一行人提著油燈進入黑暗的洞窟以後,沒多久就看到三個分道。

「請問你們剛剛是走哪個分道呢?」普路托斯問。

「道口前有掛著人骨頭的這一個中間道。」人類聖職者回答。

「這樣啊,那我知道了,大家把耳朵湊過來。」普路托斯說完,便對每個人說了悄悄話,說完以後,對伍分成兩隊分別由普路托斯與茶茶帶隊,接著兩隊不走中道,而是拿出了武器分別向左右兩道內進攻。

「嘎嘎嘎啊啊啊啊!」兩道中所潛伏的滿滿的哥布林出來迎戰兩隊。

  雖然這裡的哥布林比外面的強大,但在普路托斯面前仍是能輕鬆解決的小菜一碟,很快地由普路托斯領隊掃蕩的洞窟裡的哥布林全部被殺死了。

「看來茶茶那邊還沒完成,恐怕有不同級別的哥布林,我們快去幫忙吧!」普路托斯對同小隊伍的阿福跟地精盜賊說著。

  另外一邊,茶茶忙著與有著巨魔般身材的哥布林戰士長交戰,不斷地朝著擁有三百公分體型的哥布林戰士長射出一支又一支的弓箭,雖然每箭都精準的射中哥布林戰士長,但都沒有辦法造成重大傷害,反倒是哥布林戰士長拿狼牙棒揮過來的每一擊都有可能讓茶茶重傷,茶茶光是躲避就非常地辛苦,沒有辦法幫助同伴。

(可惡,這傢伙皮太厚了,我只能努力牽制並支撐到普路托斯過來了,其他夥伴也希望他們能撐住啊!)茶茶心想。

  此時,茶茶小隊伍的聖職者正被大量的哥布林給壓制在地上求救掙扎著,哥布林們想讓他成為種母,矮人戰士想要前去救援但遲遲無法突破眾哥布林的包圍。

(不行,我看不下去了,我要去救那女孩!)茶茶心想。

  正當茶茶試著脫離哥布林戰士長時,哥布林戰士長抓住了茶茶的右腳,同時張開充滿尖牙的巨口將茶茶的右腳咬掉了一大塊肉!

「啊啊啊啊啊!好痛!」茶茶眼帶淚痛喊著。

「嘎嘎嘎!」哥布林戰士長興奮的笑,之後把茶茶重摔到地上,然後舉起手上的狼牙棒往茶茶的方向揮去!

「砰!」此時,普路托斯千鈞一髮的趕到,並用左手臂上的護甲替茶茶擋下了狼牙棒的攻擊。

「換我做你的對手吧!」普路托斯對哥布林戰士長說完後,接著提劍迅速地砍去了其拿狼牙棒的手臂!

「嘎啊啊啊!」哥布林戰士長哀嚎著,然後用所剩的另一隻手向普路托斯揮拳過去,但被普路托斯閃過,然後普路托斯一劍將哥布林戰士長砍成兩半!周圍見到此景的哥布林們嚇呆了,紛紛開始逃跑,然而卻被一支又一支的弓箭給射殺!原來是臥倒在地上的茶茶努力忍住疼痛撐起上半身進行射擊。

「一個都別想逃走。」茶茶說。

  由哥布林戰士長率領的哥布林們被打敗了,幸運沒有變成種母的人類聖職者,趕緊穿好被哥布林扒亂的衣服,前去給茶茶施展治療的術法,茶茶腳上的傷口痊癒。

「普路托斯!動作太慢了!」茶茶說。

「抱歉,冒險者的工作變成是兼差後,這幾年身手開始退步了。」

「嗚……謝謝你,勇者,要不是你的經驗,我們自己進來的話恐怕又會受到哥布林的重創。」人類聖職者感激地說著。

「不用客氣,那麼因為時間緊迫,簡單的說明一下,剛剛不走道口有人骨頭標記的道路,是因為那是哥布林薩滿常用的策略,他會故意用道具引冒險者走入,然後再由旁邊道路埋伏的哥布林們從後方偷襲,令冒險者們措手不及,因此,我們可以得知之後將會遭遇到哥布林薩滿,請大家小心警覺。」

  普路托斯一行人深入洞窟,忽然發現道路旁有個石製的厚重之門,門後感覺有空間的存在。

「可以請盜賊先生你使用技能探索一下這個門是否有陷阱嗎?」普路托斯說。

「這是我擅長的,沒有問題……嗯……門本身沒有陷阱,但上鎖了……好,我解鎖了……門後沒有生物的氣息,應該可以安心的打開。」

「我來開門吧,我的身體厚實,不怕突如其來的攻擊。」矮人戰士說著。

「嗯,麻煩你了,戰士先生。」原本想當先鋒的普路托斯說著。

  一行人開門後,進入到一個放著大桌子的空間,這個空間裡許多裸身被綁著且被布摀住嘴巴而昏倒在地上的女性,有人類、矮人、地精及他們所要救的精靈斥侯,從他們的身上可以看得到大大小小傷痕。

「可惡的哥布林,竟敢這樣對我的族人!」茶茶氣憤的說著。

「碰!」突然,門被關住了!

  地精盜賊試著開門,但門已被深鎖打不開,也無法用技能解鎖,他說:「不妙,門不但被用魔法鎖住了,而且我感覺到門外的道路上充滿了魔物的氣息。」

  接著,空間開始變冷。

「該不會這些哥布林在施展冰系的魔法,想把我們凍死吧?」阿福發抖的問。

「如果今天跟你一起進來的是別人,你可能要害怕,但你很幸運,今天跟你進來的是有帶著勇者之劍的普路托斯。」茶茶一邊對阿福說,一邊幫裸身的女性們解開束縛,並嘗試叫醒他們。

「這種程度的門,看我一劍劈開!喝!」普路托斯說完一口氣向門砍去,門被劈開並帶領矮人戰士和地精盜賊向外頭的哥布林們殺去。

「好了,沒事了。」茶茶邊說邊用自己的披風圍住受傷的同胞,同時解掉他嘴巴上的摀物。

「小心!你們中陷阱了!」醒過來的精靈弓箭手說著。

「嘿嘿嘿!吃我的冰箭擊吧!」哥布林薩滿從大桌子後面突然現身並使用魔法攻擊在空間的茶茶他們,阿福及人類聖職者被射中以後,馬上整個人都被結凍而動彈不得,僅有茶茶閃過攻擊。

「哼,皮太厚的戰士我可能沒辦法應付,但你這個瘦弱的薩滿就另當別論了。」茶茶說完,一箭輕鬆地把哥布林薩滿射殺。

  此時,普路托斯也掃蕩完在外頭的哥布林回來了,他說:「糟糕,連聖職者也被冰凍了,這樣沒有人有辦法解開法術,怎麼辦?」

「這個……我可以……我也是聖職者,不過要先給我一些回復草藥和食物。」受傷的其中一位女性地精說著。

「沒問題,麻煩你了。」普路托斯說著。

  地精聖職者吃完補給品以後,解除了阿福及人類聖職者身上的冰凍術。

「謝謝你!我還以為我死定了!嗚嗚嗚!」阿福激動地向地精聖職者感謝。

「好啦,接下來我們小隊伍繼續往下深入,你們就護送女孩子們離開吧,回去的路上已沒有任何魔物了。」普路托斯向一開始在洞窟求助的隊伍人員們說著。

「真的沒問題嗎?」矮人戰士問

「當然,我可是勇者呢!嘻嘻!」

  接著,由普路托斯、茶茶和阿福繼續深入探索,其他人則是離開了洞窟。

「老師,人多一點進行冒險不是比較好嗎?尤其哥布林們又都是以團體作戰的方式進攻。」

「那個,阿福啊,我們不是接受哥布林討伐任務的冒險者,我們是為了珍妮佛訂單才來這裡的鐵匠啊!所以,既然幫助他們救出了同伴,那我們就沒有必要再討伐哥布林了,等他們回城去回報以後,自然就會有其他的冒險者來處理。」

「那途中我們如果遭遇到攻擊怎麼辦?」

「我判斷他們應該還有哥布林王跟哥布林傳說,哥布林王應該知道哥布林戰士長跟哥布林薩滿都被打敗了,他應該不會再派兵進攻而是轉而防守和派小部隊測試我們,因為王是懂得害怕為何物的性格,但哥布林傳說就比較麻煩了,他是英雄主義型的浪漫性格,他勢必會報仇,王都控制不了他,所以,若遭遇到小部隊就戰鬥,若遇到哥布林傳說就逃跑,我們要在天黑前下山,不然晚上就得在森林紮營過夜,然後就會少一天製作武器的時間了,說真的,珍妮佛的案子還滿趕的!」

「瞭解了!」

「我也解救到族人了,所以我也同意普路托斯的想法,趕快出發去找這洞窟獨有的紫晶吧!」茶茶舉起了油燈說的。

  紫晶的誕生跟被封印在此洞窟深處的紫毒邪龍有關,紫毒邪龍的能力為毒,其個性殘暴,特別喜愛吃人類,在三百年前時不斷地襲擊人類的居住地,喜以毒霧使人類處於麻痺的狀態,然後再一個一個慢慢地吃掉。由於紫毒邪龍不斷地侵犯,終於人類的十位勇者挺身而出與牠一戰並將其打敗,但由於牠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而殺不死,只好以封印型的咒術將其封印在洞窟深處,以避免牠出來害人。然而,紫毒邪龍雖然被封印,但牠的魔力還是不斷地在向四處散發,因此在洞窟中的礦石在長年吸取魔力的情況之下,形成了高貴的紫晶。也因為魔力散發的關係,使得洞窟裡的魔物在長年吸收魔力之下也變得越來越強大,因此取得紫晶並非是輕鬆的工作。

  一路上雖然陸續有哥布林的小部隊前來襲擊,但都輕鬆地被普路托斯他們擊潰,終於,他們來到了一個充滿紫晶的大空間,紫晶隨意地生長在石壁上、地板上、及石壁頂面上。

「太好了,採集完就可以回家啦!」阿福興奮地說。

「還是要保持警戒,我很擔心哥布林傳說會找我們算帳,照理說應該已經要過來了,但遲遲不出現,我覺得怪怪的……」普路托斯說。

「是……」

「你們開始採集吧,我負責戒備。」茶茶說完拿了三支弓箭搭在弓上。

  一段時間後,普路托斯一行人採集完所需的紫晶,準備離開空間之時,通往這個空間的其中一個道路傳來了刀械打鬥聲,接著,一個年輕的灰髮男戰士從該道路飛出並摔落在該空間的地面上,男戰士撿起短刀,狠盯著該道路的路口,路口走出了一個相貌酷似男精靈的魔物,但是牠的身體是綠皮膚的。

「那個就是哥布林傳說,是金級冒險者才較能輕鬆對付的魔物。」普路托斯說。

「長得真的滿像精靈的。」阿福說。

「我的族人才沒有綠皮膚!」茶茶怒道!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哥布林傳說注意到了普路托斯一行人,停止了攻擊的動作,處於觀望狀態。

「喂!年輕人,還好嗎?我過去幫你!」普路托斯向男戰士問著。

「不要過來!這是屬於我的戰鬥!」男戰士回答。

「噫,呃,那你的冒險者等級是?」

「銅級,但是我會努力戰勝的!啊啊啊啊啊!」男戰士說完便拿起短刀向哥布林傳說衝過去。

「老師,怎麼辦?」阿福緊張的問普路托斯。

「先觀望一下吧,既然他想試試看的話,有時候越級打魔物並非是不可行的,戰勝的話會獲得相當多的經驗,當然會有戰死的風險就是了,必要時我會出手幫忙的。」普路托斯說完,將背上的紫晶行李放在地上,並且將勇者之劍從劍鞘裡拔出。

  男戰士起初的攻擊都打不到哥布林傳說,反而不斷的被哥布林傳說手上的長劍給劃傷,但是,互戰三十回合後,情況開始不一樣,男戰士開始可以用他的短刀傷害到哥布林傳說,並且閃避哥布林傳說的攻擊。

「不會吧!在短短幾回合的戰鬥過程之中就進步神速,他該不會是少數擁有那個特殊技能的幸運兒吧?」普路托斯露出微笑的說。

「一定是擁有那個技能。」茶茶附和。

「哪個技能啊?」阿福問。

「努力後的神賦禮物,這個是隨機的天賦,聽說千萬人中只會有一個人在出生時便擁有它,這個技能可以幫助冒險者在短時間內進步神速,聽說偉大的巴菲特一世便擁有這個技能。」普路托斯回答。

  沒多久,男戰士真的將哥布林傳說打敗了!但是,他也精疲力盡的倒下了,普路托斯見狀趕緊前去檢查他的身體狀況。

「嗯,沒事,只是單純的體力和魔力都耗盡了,我們把他也帶離開吧!」普路托斯放鬆狀的說。

「結果最後還不是要我們幫忙他,呵呵。」阿福笑說。

「終於可以喝那瓶酒了!」茶茶展開笑顏地說。

  由於哥布林傳說被打敗了,其餘的哥布林們便不敢再襲擊普路托斯一行人,普路托斯的紫晶採集任務也順利地完成了。

  普路托斯回到巴菲特城後,他與阿福幾乎是日夜不停的趕工製作珍妮佛的訂單,因為,他真的是非常想要得到珍妮佛能夠成為首富的秘密。然而,珍妮佛的訂單相當費工,即使已經非常努力了,還是進度落後。

  一天中午,普路托斯與阿福正在打鐵店吃著中餐,此時店裡來了一位矮人。

「請問,這裡就是普路托斯的店嗎?」矮人問著。

「你好,我就是普路托斯,噫?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面?」

「啊哈哈!找到你啦!我是半個月前被你幫過忙的小隊伍裡的隊員!」

「哦!你在洞窟裡打哥布林那一次的矮人!」

「對的!哈哈哈!啊,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叫作葛羅。」葛羅說完和普路托斯禮貌性地握手。

「葛羅先生,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如果是要冒險,抱歉,冒險者工作現在只是我兼職,目前手上有個很趕的訂單要完成,實在沒有辦法幫忙,如果是要製作武器防具,一樣的,我必須要先把手上這個訂單趕完才有空的。」

「哈哈哈!我不是來找你進行任何交易的,而是來報答你的恩情的,若不是你出現幫助了我們的小隊伍,或許我們早就在洞窟裡被滅團了!」

「報答恩情什麼的就不必了,身為冒險者,助人本來就是應該的。」

「不不不,這就有違我矮人的驕傲與原則了,你必須讓我報恩,我想你冒險者經驗豐富,矮人的脾氣與性格你應該是很清楚的,嘻嘻!」

「嗯,好吧,你想怎麼做呢?」普路托斯面露無奈的說著。

「我在家鄉是一名打鐵匠,然後我在調查你的情報時,發現了你除了是勇者級的冒險者以外,同是也是打鐵製造的同業,所以啊,我希望你讓我不支薪的免費當你的助手一段時間,讓我在這段時間好好用技術來報答你的恩情。」

「哇!真是天助我也!派了你這個奇蹟過來!」

「嗯?我是奇蹟?」

「是的!其實我當初會去洞窟,是為了要採集武器訂單所需的紫晶,而那個武器完成交貨日期還剩下半個月,製作的過程相當地費工費時,光靠我和徒弟眼看是要做不完了,我正打算這兩天要不惜成本地去外聘助手來幫忙,沒想到葛羅先生你就出現了!」

「哈哈哈!原來如此,那我很樂意當你的奇蹟,請多指教啦!」

「請多指教!」

  普路托斯接受了葛羅的報恩,讓葛羅暫時在打鐵店待下來幫忙一起打造珍妮佛的訂單。

  在打鐵店的三人不斷努力之下,半個月後,珍妮佛的訂單順利地完成了。

「終於到了交貨日了,我們出發吧,珍妮佛約我們在中城區的一個茶館碰面。」普路托斯對著阿福和葛羅說。

「選在中城區的茶館啊,果然有他們家的風格,聽父親說過,他們家的人雖然有錢,但是在生活方面並不奢華,要在上城區的高級餐廳看到他們家族的人是很稀奇的事。」阿福說。

「我想,品味這種東西不一定是能用錢堆疊的出來的,呵呵,總之出發吧!」

「我只要有東西吃都開心,哈哈哈!」葛羅拍著肚子說。

  普路托斯一行人依珍妮佛請人送去的地圖指示走到了一間外觀裝潢看起來簡單但不失質感的小茶館,茶館以白色磚砌牆,深藍色瓦為頂,木頭的窗邊上種了各樣香料的小盆栽。而在小茶館門口附近處有幾位傭兵在戒備,傭兵的胸前盔甲上有著茶花的圖案,他們都是珍妮佛的私兵。

「哦哦!老師,這間店我知道,這間店不接受現場客人,是一間只接受客人預約的店家,而裡頭的茶點,可真是美味極了!」阿福開心的說。

「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普路托斯問。

「因為以前我還滿常跟我爸來的,有時候是跟他的朋友談生意時來,有時候是單純的家庭下午茶日。」

「那看來這間店滿受上城的人喜愛的。」

  普路托斯一行人進到了茶館,茶館內的桌椅都是以原木所製成,簡單卻又個個具有極簡的線條美感。在茶館靠近角落的位置,珍妮佛就在那邊,珍妮佛在和普路托斯招手示意請他過去。

「老師,你不覺得珍妮佛旁邊坐著的那個灰髮男子很眼熟嗎?」阿福說。

「嗯,沒看錯的話,他應該就是我們上次採集紫晶時跟哥布林傳說單挑完後被我們揹回城的男子,能坐在全城首富珍妮佛的身邊,看來也不是簡單人物。」

  當普路托斯靠近餐桌時,灰髮男子與普路托斯對到了眼神,他對普路托斯微笑的點頭禮貌示意。

「珍妮佛女士你好,我如期帶著製作好的成品來交貨了,這兩位是我的工作夥伴,阿福和葛羅,謝謝你邀請我們來到這麼棒的茶館。」普路托斯拿著用布包裹的武器說著。

「好久不見,很高興你能在如此短促的時間完成我的訂單,果然是巴菲特首屈一指的鐵匠達人!對了,旁邊坐的這位灰髮帥哥是我的貼身護衛李奧納多,稍後再跟各位介紹他,事不宜遲,快讓我看看武器的樣子,我已經等不及了!」珍妮佛興奮地說。

「是的,我馬上打開布。」

  布包展開,紫光由布中短刀的刀刃向外漫延開來,眾人瞬間靜聲無語只專注在該短刀上,該短刀是由普路托斯、阿福及凱金三人合力製作,其品質自然不再話下,除了對武具肯定會有愛好的一旁傭兵們,連經過的服務生、隔壁桌的客人等一些平常對武具沒興趣的人都忍不住地向該短刀盯著瞧,他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稀世珍寶一般。

「太棒了!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太多了!」珍妮佛說。

「會發出紫光是因為這把短刀是用紫晶作為材料的,紫晶的紫色乃是吸收了被封印的惡龍之魔力精華,該惡龍的特性是毒,所以使用這把短刀的人可以在戰鬥時得到抗毒的被動技能加護。」普路托斯說。

  龍與人類一樣,個性多樣化,通常殘害過人類的龍會被稱作惡龍,而對人類有幫助的龍會被稱作神龍,有著被崇拜的地位。

「李奧納多,如何?這把短刀你滿意嗎?」珍妮佛問。

「報告珍妮佛女士,非常滿意,謝謝你送我這麼棒的生日禮物,我願為你肝腦塗地。」

「呵呵!各位,今天其實是我的兒子李奧納多的二十歲生日,這把短刀便是要送給他作為成年禮的。兒子啊,放鬆吧,這個時候可以不用那麼的正經。」

「是的,母親。」

(出身富有的家庭,本身又富有才華,這個李奧納多就是所謂的被神所眷顧的幸運之子吧。)普路托斯心想。

「稍後我會把酬勞給普路托斯先生的,那麼,今天我請大家吃下午茶,我們就快點享用茶點吧,茶都快涼了,呵呵。」珍妮佛提起店家那設計極簡卻又具美感的白色茶杯說著。

  在場的眾人們開始享用茶點,今天店家提供的茶是可可豆茶,擁有一股奇特且有深度的可可豆香味,除了可可豆香氣外,還摻有淡淡薄荷香;茶點的部分為麵包脆餅,感覺起來像是脆硬的餅乾,厚度容易入口的脆餅,上面簡單灑上一些糖粒,看似簡簡單單的脆餅,在咬下去以後,才知道了它的不簡單,其咀嚼時在口齒之間散發出濃厚的奶油香氣。

  一段時間過後,眾人們享用完了茶點。

「謝謝珍妮佛女士你招待我們享用美味的茶點。」普路托斯說。

「那麼,除了普路托斯先生和我兒李奧納多跟我上二樓的獨立會客室以外,其他人在這稍等一下,我有特別的酬勞要給普路托斯。」珍妮佛說。

「噫,我都不知道這裡原來有獨立會客室。」阿福說。

「那是我一個星期前買下這家店後新裝的,呵呵!」珍妮佛說。

「哇哦!」阿福驚嘆。

「那麼,阿福和葛羅請你們在這邊等我一下。」普路托斯說。

「好啊,那我要再加點一份三明治來吃,哈哈哈!」葛羅回應。

  普路托斯、珍妮佛及李奧納多三人來到了一個小房間,房間裡有舒服的大沙發椅及店家準備好放在沙發椅附近桌子上的茶水。三人坐在沙發上,珍妮佛坐在三人的中間。

「除了製作短劍的報酬,另外,我還答應過你要告訴你我富有的秘密,這點我沒忘記。」珍妮佛說。

「是的,為此我才如此努力趕工,說真的,差點就要來不及了!」普路托斯苦笑著說。

「在母親大人告訴普路托斯先生秘密前,我想先邀請你幫忙我討伐礦山半獸人的任務,這任務的報酬傭金,想必會對普路托斯走上致富之路幫上忙的。」李奧納多說。

「討伐任務我接下了,我也很期待和你的合作。好了,珍妮佛女士,快告訴我你的秘密吧!」

「我致富的秘密,呵呵,容許我先喝一口茶再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