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六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六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持續學習」

  時光飛逝,身為70歲的老首富普路托斯萌生了退休的念頭,因為他在阿波羅完成出版社夢想後讀完了阿波羅和他老婆莉莉所一起努力出版的所有繪本故事書,阿波羅的故事除了趣味以外,更包含了世界的真實,其中他深感世界的資源分配不公與差異,想要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專心於慈善事業幫助改善世界,於是,一日正午,他邀請了他的好友阿波羅、李、曼尼及李奧納多到家裡的聚會廳,一起參加他的家族會議,會議上有家族事業的各個經理人,以及他的三個子女,分別是里昂、溫斯頓及黛安娜。

  里昂,45歲,為普路托斯與前任妻子茱諾所生之子,幼時遇到母親茱諾病逝及父親普路托斯被債所困的窘境,當時普路托斯便把里昂托給了他的一位好友作為養子,就這樣一直到了普路托斯事業有成後,才又被接回了普路托斯與史蜜斯所成立的新家庭中,此時的里昂他已是個成年男子。雖然里昂是普路托斯的長子,但他並不親近普路托斯,父子之間的互動相當地陌生。

  溫斯頓,30歲,是普路托斯與史蜜思生的兒子,由於出生時家裡的資源優沃,不用擔心太多生活方面的事,讓他快樂地渡過了成長階段,並且完整地完成了各階級的學業。成年後的他意識到自己的家族實在是太有錢,他光靠家裡給的零用錢就可以輕鬆過活,他只要專心於如何穩健的守財便可榮華一生,不必想太多生財方面的煩惱事,於是對於自身的資產採取相當保守的理財方式。

  黛安娜,25歲,是普路托斯與史蜜思生的女兒,銀級冒險者,對世界總是充滿著好奇心。學生時代雖然重視學業但不追求滿分,而是把那些用來死背課本死知識的時間用於旅行、到圖書館閱讀和四處交朋友,雖然課業非最好但也不差,於是普路托斯與史蜜思也不會逼黛安娜一定要用功於學歷,希望黛安娜就一直這樣開心地成長就好。黛安娜最喜歡的書是父親普路托斯的自傳和父親之友阿波羅的世界經典故事集,這兩本書總是放在他的隨身背包裡,因為裡頭有著他的嚮往。

  普路托斯看人都差不多到齊了,摸了摸坐在一旁的史蜜思的手,便起身開口跟眾人說話:「很高興各位特地前來齊聚一堂,是這樣的,我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及心境的改變,我打算將家業讓後代繼承,然後自己專心投入慈善事業中。」

  眾人聽聞後一片嘩然,普路托斯見狀接著說:「各位啊,我已不是當年的勇者,而只是個稍微有點錢的七十歲老頭啊!是個兒子聽我講話就嫌囉嗦、女兒已經不會想再跟我一起泡澡的臭老頭罷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眾人們聽完後大笑著,然後溫斯頓與黛安娜聽完羞紅了臉。

「各位,其實,我要準備退休了,我想要把餘生的心思專心於慈善事業,相信在場不少人都知道我近年來花了不少時間和心力在慈善上,所以,我打算再過三年後把家族的事業傳給我的子女們,然而,我的家族事業不知不覺已擴充的太大,擁有了太多的員工,而每一個員工又擁有自己的家人需要生活,一但經營不善,將使多人生計受到困難,因此,我必須要先確定我的子女中誰最擁有管理資產的能力才行。」普路托斯說完後,請人對自己子女們一人各發兩袋金幣。

「這兩袋金幣的價值是足以讓一個人在任何城市一輩子過著優沃生活的,我要你們各自帶著這兩袋金幣離開巴菲特城去別的國度生活,然後,等到三年之後的約定之日,誰帶回來的錢最多,誰就擁有繼承家族事業的資格。」普路托斯對著子女們說。「明白了,父親。」子女們異口通聲地回應。

「那麼,就在眾人的祝福與見證之下,展開你們的冒險吧!」

  普路托斯的子女們除了各帶走了兩袋金幣,並一人配有一名傭兵及一名奴隸和他們一起出發冒險。

  很快地,三年過去了,普路托斯再次邀請親友們參與家族會議,因為這一次要選出合適的家族事業繼承人。

「很高興看到溫斯頓和黛安娜你們兩位平安地歸來。」普路托斯說。

「怎麼不見里昂大哥呢?」溫斯頓問。

「據我派出的偵探瞭解,他當初拿到兩袋金幣後,便到了離巴菲特城最遠的南方國度定居,再也沒有打算回來,但我不怪他,畢竟年輕時的我虧欠他實在太多,如果這樣能彌補他,我很樂意,當然,我更願意再給他更多的。」普路托斯神情難過的說。

「父親,別難過了,你身邊還有溫斯頓哥哥和我呢!」黛安娜說。

「呵呵!是啊,那麼,先從溫斯頓開始吧,說說你的成績,還有這三年你做了什麼。」

「是的,父親。」溫斯頓和普路托斯表示行禮,便請奴隸將兩袋半金幣拿到普路托斯的面前報告:「我除了父親原先給我的兩袋金幣以外,又增加了半袋。」

「很好很好,你做得很好。」

「首先,我一開始便決定到離我們最近的國家庫洛洛城,如此一來旅費便能省下了很多,此外,庫洛洛城與我們巴菲特城簽訂有互惠條款,我能在那裡能用便宜的價格租到房子。」溫斯頓說。

「真是會精打細算,呵呵!」普路托斯說。

「定居以後,我認為投資雖然能大賺錢,但投資是具有大賠錢之風險的,所以我就決定用我在巴菲特城取得的巴菲特學院學歷去當地的政務所謀求了一份工作上班時數正常、薪資福利中上且工作內容較不繁忙的政務工作,因為工作雖然賺的錢不多,但是穩賺不賠,所以我除了守住了父親的兩袋金幣,更多了這半袋。」

「很好,依照你的理財方式,人生大概可以過得輕鬆無慮,等到退休年齡到了,便可好好的享受退休生涯吧?呵呵!再來換你了,黛安娜。」

「是的,父親。」黛安娜語畢後,便請人將八袋金幣給抬了進來,眾人們見狀後,紛紛驚嘆不已,一旁的溫斯頓更是吃驚地嘴巴張的快掉下來。

「成果相當好呢!快和我們分享你是怎麼做到的吧,黛安娜。」普路托斯喜悅的說。

「是的,父親,我從以前就喜歡讀父親的自傳,父親自述曾在賈龐城以奴隸的身份工作於烘焙坊,一步步幫助雇主做生意才得以贖回自由人的身份,我認為那個賈龐城可以說是父親人生重要的轉捩點,所以我決定前往賈龐城開始執行父親交待的任務。」黛安娜說。

「不好意思,寶貝女兒,容我插句話,麥德的烘焙坊還存在著嗎?」

「還存在著,不過只剩下一家店面,由父親自傳中提過的人的後代所接手。」

「這樣啊,改天找個時間我再回去看看麵包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好吃,呵呵,你接著繼續說吧。」

「是,我出發後沒多久,便在郊外道路上受到伏擊,是附近有名的強盜集團紅虎團,雖然我有銀級冒險者能力而可以殺賊自保衝出重圍,但父親賜予我的傭兵、奴隸及一袋金幣皆被奪走,而後只剩我一個人帶著一袋金幣抵達賈龐城。」

「天啊!我的小心肝,真的是辛苦你了……」史蜜思眼框含淚的說。

「母親,您別太難過,因為這只是第一場災難,第二場災難是發生在我定居於賈龐城後的事。」

「以前我就很不喜歡你從事冒險者的工作了,沒想到你在你父親給你的任務中又遇到了不少麻煩,真是的!」史蜜思說完狠瞪了一下普路托斯,普路托斯只能苦笑著臉。

「我想像父親一樣做生意賺取比當收薪階級更多的收入,而賈龐城是美食的國度,加上我從小也對美食頗有興趣,於是我便創立了間餐廳,但是,只有冒險者經驗的我,除了做生意手忙腳亂之外,人事控管和成本都不會管理,而且最重要的產品料理在滿是料理達人的賈龐城來說更是相形遜色,三個月後我的店就倒了,金幣花到只剩三分之一袋。」

「你沒有專業技能和相關經營經驗還敢開店,真是大膽呢!」一旁的溫斯頓說。

「是啊,呵呵!我在做生意失敗後,把店頂讓給別人的那天下午,我到了公園找張椅子坐著,然後看著放在隨身背包的父親自傳,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父親在開始有資金投資之前,總是做著自己擅長的事才能累積本金進行投資,我太小看工作這件事了,所以我決定放棄一步登天的創業想法,而到賈龐城的冒險者公會登記,並重新開始辛苦但卻是我最擅長的冒險者工作。」

「銀級冒險者的身份應該幫了你不少忙吧?」普路托斯說。

「是的,我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委託或是受到他人組隊邀請,獲得的金錢也越來越多,且收入日趨穩定,此時,我便學習已故的珍妮佛女士所傳授給父親的重要秘密之一,那就是把一部分的娛樂費給存起來,同時避免像父親一樣找了非專家而第一次投資就失敗,我耐心地尋找投資機會的來臨。」

「呵呵!看來我以前的故事幫助了你避開投資失敗的陷阱,這自傳寫得值得了!」

「也多謝父親第一次投資就失敗的經驗,嘻嘻!後來,大概在賈龐城工作一年半左右,陸陸續續我受到了很多在冒險者工作時幫助過的人的回報,而幫助我獲得眼前如此多袋金幣的貴人也在其中。」

「這部分父親我很感興趣,快說給我聽聽吧!」

「我在冒險者工作中曾幫助過的一個人是賈龐城的建築商人,叫作海克力斯,海克力斯為了感謝我,務必要我聽他的內線消息,他說,他與賈龐城王族正準備在北面蓋一座城牆,以預防魔族或盜賊團的覬覦,若談成功了,便可大賺一筆,問我要不要投資他的生意,為以防萬一,我對他進行了一些試探。」

「喔?什麼試探呢?」

「建材的知識、設計圖的解釋等等,如果他能把他的專業說到連我這個外行人都聽得懂,那我就願意相信他,最後,經過我的試探,海克力斯他確實是個專家,於是我便開始投資他的生意,最後果真大賺!我就有了眼前的這些金幣了。」

「黛安娜,看來你是受到了幸運之神的照顧,讓你在短短三年之間便有機會在這次的任務中經歷過了脫離舒適圈、改變自我、面對問題、人際關係及投資理財的各個階段,此外,你永遠都在保持思考與持續學習,讓你一直越來越厲害,有了你眼前的這些金幣作為證明,毫無疑論的,你就是我的繼承人,在場的各位,應該都沒意見吧?」普路托斯說完,走去牽起了黛安娜的手。

  眾人們起身給予掌聲,溫斯頓也開心地向妹妹道賀,表示自己果然還是喜歡穩定簡單的生活,繼承家業什麼的太麻煩了!

  此後,黛安娜繼承了普路托斯的財產,並在阿福與史蜜思的幫助下努力經營著家族事業,而普路托斯便如願以償地退休去經營自己的慈善事業了。

  黛安娜繼承家族十年之後,在其不斷地努力學習之下,家族事業的版圖越擴越大,新繼任的國王巴菲特五世更是聘請黛安娜為財經顧問,常召見黛安娜進城堡內聊天,若是國王公事忙碌時,也會請身邊的親信親自拜訪黛安娜傳遞信件。

  一日,國王的親信「卡爾」帶了信件到黛安娜的家見黛安娜。

「黛安娜女士好久不見,旁邊這位是?」卡爾問。

「這是我的未婚夫,李奧納多,親愛的,這位是國王的親信,國王直屬護衛兵團長卡爾。」

「兵團長好。」李奧納多微笑說著。

「哦!我聽過你的大名,你是近年來最有名的勇者級冒險者,率小隊伍擊潰了不少難纏的魔族部落和大型賊團,你真厲害!」卡爾比起大姆指說著。

「兵團長過獎了,我只是有幸受到已故之傳說中的勇者普路托斯先生的指導,學習到了很多能幫助我快速成長的經驗,我一直都很感謝他。」

「既然是黛安娜女士的未婚夫,那一起聽信件的內容也無妨,是這樣的,自從一個星期前,來處不明的飛天巨輪由天空降下,剛好落在了目前最大的魔族部落,食人鬼所盤據的達克斯黑森林,根據國王派出的偵查兵所回報,食人鬼已被整個滅族了!」

「真的嗎?食人鬼可是兼具武力與智能的種族,就算是金級以上冒險者,面對他們也是要組隊才有辦法得勝的,難到說那巨輪產生什麼大範圍的爆炸嗎?」李奧納多問。

「如果是這樣簡單好解決就好了,因為據偵查兵的觀察,有一群手裡拿著會發出光線的金屬兵器之矮型人從那落地的巨輪中湧現,人數約百人,矮型人全身為銀灰色,頭很大,眼睛也很大,四肢則是相當地纖細,是沒看過的種族,這新的種族光是靠他們手上那金屬兵器便輕鬆的打敗了食人鬼部落,有人聽聞了以後,稱說他們是天神派下來的神兵,要來給予我們的世界懲罰。」卡爾身體發抖地說。

「報告!」一名傳令兵忽然出現在黛安娜家並大聲喊著。

「怎麼了嗎?」卡爾問。

「報告兵團長,離達克斯黑森林最近的人類國家卡迪納爾城已被神兵、不,是矮型人給打敗了!這可是在有達克斯黑森林精靈族幫忙人類的情況下,但最後還是戰敗了……」

「什麼?聽說不過百人左右的矮型人,既然可以又是滅魔族部落,又是擊潰精靈與人類鎮守的城,太可怕了!」卡爾說。

「此外,卡迪納爾城在被打敗後,整個被火燒,除了石頭所做的藝術品和碑文,其他一概被那可怕金屬兵器的光線所燃燒殆盡,可見矮型人的金屬兵器之強大,國王現在正緊急召兵團長回城商議,同時,黛安娜女士。」

「是。」黛安娜臉色嚴肅的回應。

「國王說可能會需要與你徵收戰爭稅,要你做好心理準備。」

「身為國民,義不容辭。」

「黛安娜女士,事態看起來嚴重,我先回城商議了,祝平安。」卡爾說完便和傳令兵離開。

「李奧納多,你有沒有什麼想法?」黛安娜和卡爾道別後,回過頭來問。

「我認為這次的敵人是從我們不知道的世界來的,因此不論魔族或人類他們都照殺不誤,非任何陣營,然後,他們的戰鬥武力明顯勝於我們,只憑少量人數便可攻城毀部落。」

「親愛的,那你知道我們人類的起源嗎?」

「我們不是精靈族的後裔嗎?」

「錯了,最近我在與國王談事情時,國王告訴了我,他的直屬考古學者挖掘到了一塊石板,石板上記載了我們人類與魔族的起源,上面寫著,古代曾有飛天巨輪墜落於森林,當飛天巨輪出現之後,一個個裝有嬰兒人類的玻璃罐散落在巨輪旁,而世界上的生物一部分則受巨輪影響變成了魔物。」

「……」李奧納多吃驚而不語。

「所以,我認為我們可能也是從其它世界來的,托那塊石板的福。」

「為何我們的歷史與石板上寫的不符合呢?再說,以前的精靈族便有造紙技術,為何要用石板寫?」

「正因為是重要的事,不希望隨著紙張的舊腐或毀損而消失,所以才會用石板來記錄,你剛不是有聽到,什麼東西幾乎都被矮型人的金屬兵器給毀壞,唯有石頭是連矮型人的金屬兵器都打不壞的。」

「無論如何,當務之急,就是要做好戰鬥的準備。」

「那是必然的,但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更重要的事?啊,是指我們兩個的婚禮要提前了嗎?」

「呵呵!不是這個啦!這時候辦婚禮誰有心情來參加啊!是智慧的傳承。」

「智慧的傳承?」

「我認為我今天能夠有現在這樣的生活,除了我的出身以外,更是因為我從父親的自傳中吸收了我父親的智慧,否則,今天繼承家業的可能是溫斯頓而不是我,如果說有什麼對我來說是必須當成傳家之寶留給後代子孫的,我認為就是智慧,有了智慧,即使在受到無可避免的災害之後,仍然可以重新地再振作起來,對人來說是如此,對國家來說更是如此。」

「嗯,你說的有道理,我也受惠於我母親的智慧而得到了很棒的人生,雖然後來首富的頭銜被普路托斯先生給得去了就是了,呵呵!」

「剛剛不是說只有石頭不會被破壞嗎?所以我打算命人將我父親的智慧刻寫在石板之上,並且深埋在父親的墓穴底下,如此,就算巴菲特城被矮型人們攻破了,後世殘存下來的人們仍可從石板來學習我父親的智慧。」

「可是,萬一以後沒人知道要去找尋那塊石板的下落怎麼辦?畢竟目前知道的人就我們兩個。」

「像我父親這般的傳奇人物,後世一定會有考古學者或盜墓賊等著去挖他墳墓的啦!哈哈哈!」

「呵呵!你說的對,好吧,要刻寫石板是沒問題,但整本自傳裡的字那麼多,來得及趕在與矮型人發生戰爭之前完成嗎?矮型人可是短短一星期左右就滅了食人鬼的部落、人類和精靈所陣守之卡迪納爾城。」

「所以我們要擷取自傳中的重點來短短地寫就好,你也一起來幫忙想吧!」

「嗯,我明白了,真希望戰事永遠不要發生才好。」

  兩人一邊討論自傳的內容,一邊寫下認為的重點,再討論以取得共識,他們的結論是以「如何變有錢」來包裝智慧,以吸引人們自然產生動力去讀去記住,畢竟不管在哪個時代,大多數的人類都是希望當個有錢人的。

  隔日,黛安娜便緊急的找來了石板工匠,該石板工匠是他父親普路托斯的已故好友李的老員工,原來,除了阿波羅實現了出版事業的夢想,李也因為普路托斯的智慧分享而由木頭製作相關事業擴展到了石材製作相關事業,擴大了資產並傳承給了後代經營。

「黛安娜女士,請問要選用什麼樣的石材呢?」石板工匠問。

「用可以歷久不易化掉的吧!」

「好的,那想要在上面刻寫些什麼呢?」

「嗯,我想好了,就按照我接下來說的,一條一條地條列式刻上去。」

「明白了。」

「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脫離舒適圈、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改變自我、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面對問題、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人際關係、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投資理財、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持續學習。」

「記住了,我會和我的工班在一星期內完成的。」

「謝謝,麻煩了!」黛安娜說完以後,便緊接著去與李奧納多討論之後要如何運送石板到父親普路托斯的墓裡,並且如何封藏等諸多事宜。

  爾後,矮型人靠著強勢兵器輕鬆地毀滅各種族的領地與城邦,逼得人類與魔族兩敵對世仇不得不聯手抗敵,世界在巴菲特五世的帶領之下,與從飛天巨輪中出現的矮型人們展開了一場激烈且傷亡慘重的生存之戰……

  時間來到了西元2019年,世界被稱作為「地球」,由人類主宰著地球並遍及世界各地,而不再有精靈族、矮人族、地精族及魔族等中土世界時期的種族,就連整個中土世界的歷史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然而,仍有一派考古學家找到了些許蛛絲馬跡,指向著妖怪、魔法、天空之城、異次元、亞特蘭提斯的傳說,甚至是外星人等等,都跟某個曾經存在卻又消失的獨特文明有關。

  世界雖然有了不一樣的改變,5G、人工智慧與機械人也將帶給世界全新的變革,然而,唯有一點不變的是,人類依舊仰賴著貨幣制度,一樣以經濟能力為國家強富的度量,此時,世界兩大強國美國與中國雖然沒有軍事上的武力戰爭,卻因關稅問題而透過貿易制度大打著冒易戰,以維護自身國家的利益,國與國之間的經濟能力仍是決定國家盛衰的重要關鍵。

  由於此刻的世界不容易發動國與國之間的大型武力戰爭,加上飛機、輪船等大眾交通運輸的便利,文史工作者如考古學家、歷史學家或作家等,擁有了較和平且又便利的時光可以進行對古文明的研究,並且藉由著作、演講或網路影音來向世人分享古文明趣味與智慧。

  世界上有名的文史工作者之一「澔哲」最近正在繁華熱鬧的都會城市「台北」的知名電視臺接受勵志型訪談節目的專訪,專訪的報酬對他來說可以說是九牛一毛,如同做公益一般,他會願意接受專訪,是因為台北他的家鄉,此時家鄉的人民正因為薪資調漲趕不上通貨膨漲、房價飆漲、政客虛耗內政、貧富差距拉大及鄰近列國的崛起而意志消沉,澔哲希望能藉由自身的經歷鼓勵自己家鄉的人民。

「各位觀眾好,我是主持人寶婕,近年來藝文風氣盛行,當文青成為了流行,雖然常聽老一輩的人說從事藝術文化的人會收入不穩定,尤其現在大環境不景氣更是嚇退了有志投身藝文的文青們,但是,我們今天邀請到一位從事藝文並且靠著藝文由清貧的孩子,翻身一躍成為名利雙收的世界知名文史工作者,讓我們歡迎,澔哲老師!」

「寶婕好,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澔哲。」穿著筆挺西裝的澔哲分別向女主持人以及觀眾視角的鏡頭禮貌性地打招呼。

「恭喜最近出版了新書,請問這次要為大家帶來什麼樣的故事呢?」

「這本書,算是我的自傳吧?其實我是不想寫的,你知道,我一直以來都以文史的題材進行寫作,要評論別人很容易,但當題材是自己的時候,寫的時候就會顧慮到很多事,像是被寫進故事裡的親朋好友,他們會怎麼想?怎麼拿捏分寸等等,真的是相當困難。」

「那什麼因素讓澔哲老師您克服了困難,最終還是成功的完成了這本自傳呢?」

「因為我和出版社的同仁們一起合作過多本著作,工作久了也就熟了,偶爾大家一起吃下午茶時,就會不小心把自己的八卦分享給他們,哈哈!好啦,也就是我自己的人生經歷,然後他們聽久了,覺得我的故事是可以給予現代人一些鼓舞,尤其是手上什麼資源都沒有的年輕人,同仁們再三地來說服我,我也就被說服而決定把它給寫出來了!」

「哇!那可真要感謝澔哲老師您分享了自己的八卦呢!呵呵!」

  ……寶婕與澔哲於節目中的前段花了一點時間討論關於書的內容,偏向趣味娛樂性,以求先吸引觀眾繼續觀看下去的意願,以免節目過於沉悶讓觀眾拿起遙控器轉臺,像是澔哲說他曾在拜訪美國酒莊時,他被外星人給帶去飛船上研究,在酒莊昏迷了一段時間,等之後他要離開美國過海關時,被發現身體內多了個不明的球狀金屬物,並且還真的把金屬物現出來給寶婕看,這一段的收視率就飆得很高。趣味性的訪談過後,寶婕認為觀眾開始會對眼前的這個文史工作者多少產生了興趣,於是,寶婕進入到正題,開始問到了澔哲的成長經歷。

「我小時候是在台北的三重長大的,在四十年前,那邊的房子和房租算是便宜,我們住的那裡就是以前人家俗稱的豆干厝,房屋是排列方正的違建,且家家戶戶內部陳設簡陋,但也因為房子和房租便宜,外鄉工作者、貧窮的家庭、罪犯等三教九流人士都會住在那邊,坦白說,整體環境並不是很好。」澔哲看著寶婕說。

「那請問澔哲老師您的雙親當時是在從事什麼樣的行業的呢?」

「我父親當時是賣大腸麵線的攤販,一直賣到了我上高中以後才轉做建築工人,但無論是攤販還是建築工人,在當時的收入並不算多,也不穩定,加上父親是家族中的長子,那個時代的人生的多,一家有七、八個兄弟姐妹是很正常的,我父親的兄弟姐妹常會來跟他借錢,所以我母親常常也會為了錢的事和我父親爭吵,畢竟我們家自己的處境也並不是很好。」

「是,聽起來澔哲老師的爸爸相當的辛苦呢,除了要養家,還要金援幫助自己的兄弟姐妹。」

「只能說是長子的無奈,呵呵!而我的母親在生了我與兩個弟弟之後,便專心當家庭主婦放棄掉在旅行社的櫃臺小姐工作,所以我們一家五口只能仰賴父親辛苦工作的收入為生,家裡真的很窮,是低收入戶……」澔哲哽咽了一下,接著又繼續說:「由於小時候家裡比較窮,俗話說人窮志短,小學時候的自己總是散發出負面且又自卑的氛圍,在學校常常被霸凌,但又不敢跟父母說,怕他們傷心,記得以前存壓歲錢存好久才買的自行車,因為同學看我不順眼又好欺負,把我的輪胎弄壞,我傷心了好久,回家只敢騙父母說是被路上碎石路給搞壞的。」

「沒想到澔哲老師也有這樣心酸的童年。」寶婕面露同情地說。

「不過,不管再怎麼窮,父母都還是相當地重視我的學業,記得有一次,颱風天父親也出去擺攤,我發現他有東西沒拿,冒著風雨拿去給他,反而被他臭罵一頓,要我有時間就好好讀書,這樣他的辛苦才有值得。」

「會覺得想幫忙卻被臭罵一頓很難過嗎?」

「不會,因為那天,我看著父親在風雨中仍辛苦的把大腸麵線一碗一碗的往人家家裡送,為了怕雨淋到大腸麵線裡,他必須用袋子包好並彎屈著身體幫被包好的大腸麵線擋風,以免風將袋子吹掉讓雨淋進去。我知道他是捨不得我長大後像他一樣辛苦,從那之後,我除了用功讀書,也大量閱讀學校圖書館裡的課外讀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開始振作起來的關係,漸漸地,我好像散發出比較正面的能量,比較不自卑了,也開始交得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看來學習也可以改善一個人的氣場呢!」

「呵呵!說真的,我學生時代的生活跟現在的孩子相比還滿無聊的,那個時候沒有網路和手機,也因為家裡窮沒有錢和朋友出去玩樂,我除了上課準備考試,和利用早自習和午休閱讀課外讀物,其他時間我幾乎都在打工賺錢,我打過的工有餐廳服務生、圖書館櫃臺、電子遊藝場店員、工地臨時工等等,甚至酒店少爺我都做過!總之當時能賺錢就好。」

「年輕時的澔哲老師應該有被同學笑說是打工之王吧?呵呵!」

「還好啦,呵呵!但打工太多會被父母唸倒是真的,但他們也知道如果我不打工,憑他們的資源是沒辦法讓我唸完大學的,所以我考上師範大學歷史系後,仍然繼續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

  ……寶婕與澔哲繼續訪談聊著澔哲學生時代的故使,等聊完了學生時代,接著,開始談澔哲大學畢業後進入社會工作的故事。

「大學畢業後,我去學校教書當老師,有了穩定的生活和不錯的社會地位,父母親也為我感到欣慰,但教了幾年後,我感到我的人生都在空轉,不管是學生時代的打工,或是出社會後當老師,我每天都在做重覆性的事情只為了賺錢,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的是挖掘過往的歷史、探索無盡的未來,以及蒐集世界文化的故事,於是,我忍耐不住了!透過朋友的介紹,我辭掉老師一職去跑船當船員了!」

「哇!那你父母不就要把你罵死了!畢竟少子化的時代,教師的職位越來越少,當上了幾乎就是鐵飯碗呢!」

「沒有辦法,我沒有太多的錢,讓夠讓我親眼見到各國文化又能同時賺錢的方法,就是當船員跟著商船在世界各地工作,然後船開到哪裡,工作之餘我就停留在那裡研究文化。」

「澔哲老師年輕時真的是非常熱血呢!」

「說真的,那時候不誇張,光是兩年內我就隨著商船跑遍了亞洲和非洲國家,尤其東南亞的國家我幾乎都去過,像是馬拉西亞的沙巴就是我很愛的地方,沙巴位於馬來西亞北婆羅洲,沒有颱風沒有地震、汙染也少,保留了許多自然生態,像是長鼻猴、大王花等,周圍附近的海島各個都是擁有美麗海景的地方。」

「好棒哦!以後如果我結婚的話,會考慮跟丈夫一起去那蜜月旅行,呵呵!」

「其實我有想過,當船員的人生,這樣也不錯,能到處看又能賺錢,但是,有一天我在船上的同事收到了家人意外過世的信件通知,這讓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於是我動了想回家鄉的念頭,但是,在回家鄉之前,我必須要讓自己的能力更上一層樓,才能避免在像過去一樣過著空轉的職涯人生,所以,我選擇了去英國進修讀歷史相關的大學科系,以便能讓自己可以回家鄉後仍可靠著海外經驗的學經歷盡可能地做真正自己想要做的事,畢竟喝過洋墨水的學歷還真的滿好用的。」

「哇!國外留學要花很多錢吧?當船員真的有那麼賺嗎?」

「呵呵!當然沒有啊!借學貸去唸的!我在英國時下課都還要跑去唐人街的餐廳打工呢!」

  ……寶婕與澔哲聊著澔哲在英國求學時候的故事,像是澔哲的教授,要求他們這些學生必須要像古代人用木棍綁石器形成一把石矛,然後跟同學拿著這石矛到森林裡抓教授事先放好的羊或豬,並且要學會用石器做的刀去分解羊隻或豬隻,將羊隻或豬隻做成晚餐,以體驗與想像石器石代人的生活,也才能順利拿到畢業證書,寶婕邊聽邊汗顏並覺得自己去唸書的話,應該會被這個教授給直接死當掉。

「後來,在我畢業後準備要動身離開英國時,教授聘請我加入他的研究團隊,我們要到非洲大陸上進行考古,教授說那是一個傳說中的文明研究,據說那個文明是個能靠著貿易的能力,再加上魔法與神密科技在沒有什麼特別資源的土地上建國,而且那個世界還有很多很多的怪物,甚至還有龍!」澔哲越講越興奮!

「哇、哇!好像奇幻文學裡的世界哦!呵呵呵……」寶婕有一點尷尬的回應。

「呵呵!你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很正常的,我說的話很像是沉迷於奇幻小說或電玩的人說的話吧?但是,我們在挖掘的過程,真的挖出了一個古文明遺物!你猜猜看是什麼?」

「嗯……人骨?雕像?棺材?」

「都不是,答案是刻有文字的石板,而且看上面的雕刻技術,這個文明比石器時代都還要先進,至少有我們已知歷史的工業革命不久前之人類技藝的水準。」

「那你們看得懂上面的字嗎?」

「只有我教授看得懂,他說,那是變富有的秘密。」澔哲露出奸笑的表情說,之後又緊接著說:「你應該都知道我教授是富比士排行榜之榜上有名的富豪吧!」

「當然嘍!請問,變富有的秘密可以在節目上跟觀眾朋友們分享嗎?而且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呢!」

「當然,沒有問題,其實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大部分的人知道卻都做不到而已。」

「那到底是什麼呢?」

「石板上總共由上而下刻了六行文字,翻譯過後,分別是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脫離舒適圈、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改變自我、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面對問題、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人際關係、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投資理財、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持續學習。」

「嗯?呃……就這樣?」寶婕有點眼神呆滯地看著澔哲。

「嗯,就這樣,但是,看似簡單的六行文字,卻是致富的重要之精華,好好思考,努力做到,你就會懂的。」

「是……」

  ……接著寶婕與澔哲聊完古文明的事,之後便結束了訪談。

  隔天,新聞報紙及網路論壇上紛紛都在討論關於澔哲所提出的古文明,其中對於致富秘密部分,有網友酸說「這是連市井小民都知道的事,不像是從知名學者口中會說出來的話」,也有網友贊同說「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能不能做得到,這又是另外一回事」,當然,絕大部分的網友都在討論澔哲所說的魔法、怪物及龍等奇幻的事物,因為由澔哲這樣的世界級名人說出來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但是,卻沒有太多人願意深入研究,因為大部分的人都當作是件花邊娛樂新聞在看待,或是名嘴說故事,然後他們聊一聊過後,過一、兩個星期有了明星第二代的負面消息登上新聞,吸引大家的焦點,大家也就將澔哲所說的忘諸於腦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