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五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五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投資理財」

  葛羅和阿福在茶館一樓等待著普路托斯和珍妮佛的秘談結束。

「葛羅先生,這樣老師的恩情你就算是報完了,接下來有何打算呢?」阿福問。

「打算?一樣繼續過原來的日子呀!打鐵!冒險!吃肉!喝酒!啊哈哈哈!」

「真羨慕你能如此樂觀,呵呵。」

「是說,那個珍妮佛真是大美人,完全看不出來是育有成年兒子的人。」

「如果要談姐弟戀的話,我可以!嘻嘻!」

「你這是戀母情節哦!哈哈哈!不聊了,我等的不耐煩了,而且剛剛那些小點心根本填不飽我的胃,三明治也還是不夠,我要去酒館喝酒吃烤肉了,記得幫我跟普路托斯說以後有空我再來找他玩,哈哈哈!」

「真是隨性啊!呵呵!」

  此時,在樓上會客室的普路托斯等三人,正在對話中。

「普路托斯,致富之路不簡單,掌握我的秘密要花一點時間,首先,我想知道你每個月賺的錢都怎麼花?」珍妮佛問。

「扣掉如店租、水費、員工的薪水和債主們的欠款等等,剩的錢我會去買一些武具裝備或維修武具裝備,還有去高級一點的餐廳吃一頓好料犒賞辛苦工作的自己,或是去買一點美酒來幫助睡眠,呵呵!」

「我大概知道你為何不能變富有的原因了,我知道你想瞭解我的秘密,但我的秘密不是三言兩語就能道盡、就能讓你學的會的,因此,你確定你有耐心來學習嗎?」

「沒有問題的,困難的劍技、險峻的冒險,我都有耐心挺了過去,這次也會一樣。」

「是嗎?這次你要面對的,可是經歷過多年,個性越來越固定頑固的你自己哦!」

「放馬過來吧!」

「那麼,我幫你分析一下你目前的理財規劃,欠債還錢理所當然,否則利息滾利息,你的債務只會日趨龐大而已,所以這部分的支出是正確的。」

「嗯嗯。」

「再來,打鐵店的營運費用,以及你兼差冒險者的成本,都算是投資自己做生意生財的必需費用,其中冒險者兼差的回饋又相當豐富,或許不一定每次都賺大錢,但它可以帶給你無法想像的經歷、人脈及名聲,所以這部分的支出也是正確的。」

「嗯嗯嗯嗯!」普路托斯點頭如搗蒜的回應。

「不過其他花費就屬於娛樂了,重點你還把剩的錢全部花光光,這很不及格。」

「吃好吃的東西怎麼會是娛樂呢?吃是人活著的動力不是嗎?」

「首先你要搞清楚,需要與想要的差別,就拿食物來說好了,你去普通餐館買一餐有菜有肉的餐點能吃飽,而你去高級餐廳買山珍海味也能吃飽沒錯,但吃飽的代價是不是太高?吃飽是你的需要,但是吃好料的吃飽就是你的想要,凡指任何的想要都算是娛樂方面的花費。」

「原來如此,確實,我沒想過所謂的想要與需要的問題。」

「因此,想要習得我成為首富的秘密之第一堂課,就是從今天開始算起,為期一年的時間,就是請你把原本用在娛樂的費用都存起來不准花掉,一年後的今天我會再來找你,如果你連這點都做不到,即使你知道了我的完整秘密,你依然不會富有。」

「一年是吧,可以,我做得到的!」

「那麼,我們一年後再見面了,加油。」

「再來換我了,先麻煩普路托斯和我談一下討伐半獸人的事宜吧,想必酬勞能加快增加你存錢的額度的。」李奧納多說。

「為感謝你曾經救過我兒子,若你完成討伐半獸人的任務,我會提供半獸人所佔據的礦產給你以半價的優惠購買,減輕你製作武具的成本,呵呵!」珍妮佛說。

「先謝謝兩位了!」普路托斯向兩人感謝性地鞠了個躬。

  普路托斯過著努力存錢的一年,而且為了存更多的錢,那一年他瘋狂地接打鐵訂單和兼差冒險者的工作,而阿福不知算是幸運還是倒霉,因為這一年師父普路托斯地瘋狂工作,工作量暴增的阿福之技術與能力也獲得了大幅度的進步,還因此取得了中級工匠的資格,一但學徒從下級工匠成為了中級工匠,便擁有在巴菲特城開店的權力,然而阿福卻認為自己功夫還不到位,繼續跟著普路托斯學習。

「阿福,恭喜你成為中級工匠,這一年辛苦你了,陪我如此拼命工作。」

「真是充滿收穫的一年,雖然真的很累就是了。」

「你真的不打算自己創業開店嗎?我願意介紹客戶給你,事實上,店裡有不少客戶都很欣賞你的技術哦!」

「不了,我還有很多想學的,而且跟著師父冒險的過程真的很開心!」

「好吧,如果你想繼續跟著我,我倒是沒意見啦,對了,我下午跟珍妮佛女士約在茶館見面,下午你就放假休息吧。」

「瞭解!」

  普路托斯手上拿著他在金融交易所的存款證明,滿心歡喜地從打鐵店走到了茶館,並在專人的帶領下到了會客室和珍妮佛見面。

「珍妮佛女士好久不見,我按照你的指示,努力地存了一年的錢,請看我的存款證明。」

「我看看,嗯……你確實很努力的照我指示存錢,你存下來的錢還滿多的呢!」

「說真的,我也很意外原來把娛樂的花費存下來可以存到這麼多的錢呀!」

「你的理財分數及格了,再來可以進入到下一個階段,那就是投資。」

「你是說讓錢滾錢的意思嗎?」

「是的,你可以想像這些錢都是世界上最忠誠於你的命令的士兵,他們願意為了你去執行任何生意戰場上的任務,他們的忠誠是愚忠的那種,絕對不會懷疑你的任何命令。」

「怎麼忽然覺得錢變得可愛多了,呵呵!」

「但是,也因為他們是如此地愚忠,身為將帥的你,你的判斷力與每一次的選擇,都將會是決定他們這個兵團是否能夠更加卓壯的重要關鍵,將帥若無能,兵團只能因為你的無能而喪命。」

「也是,要是投資是很簡單的事情,大家早就都是有錢人了。」

「在學習投資的第一步,我不能告訴你什麼是投資,應該是說,我不能直接把我的方法複製給你,因為我們彼此的資本不同,擅長的領域也不同,最重要的是,個性也不同,正所謂個性決定命運,我能傳授給你的,是投資的概念、思維。」

「嗯嗯……」

「所以,接下來這一年的課題,就是請你用存下來的這一筆錢展開投資,同時,再一次啟動存錢計劃並且不能動用新存的錢。」

「嗯……雖然不太懂,總之我就試試看吧!」

「投資的項目有很多種,你可以擴增自己的打鐵店賺更多的錢,你可以增加自己冒險者的夥伴以賺取更多報酬,或者,你可以進入到你從未碰過的貿易、金融或房地產,無論如何,你都必須要去進行投資,不要害怕失敗賠錢,因為只要你開始行動了,最終都會獲得一定的經驗,更不用因為成功而以為自己什麼都懂、都會了,讓自己無法學習進步,市場永遠是學不完的一種世界。」

「好的,我會放膽投資的!明年再與你分享我的成績!」

「呵呵,祝財運亨通。」

  普路托斯按照珍妮佛的要求,開始嘗試投資,然後,過了一年,兩人再次於茶館的會客室會談。

「珍妮佛女士好久不見,你怎麼一年比一年還要美麗呢?」

「多謝你的美言,我想是因為我在美容與醫療的產業大方地進行投資,扶植產業的同時,產業便也回饋於我自身,呵呵!好了,快讓我看你一年來的新存的錢和投資的成績吧。」

「珍妮佛女士,這是我過去一年將娛樂費省去後存下來的錢。」普路托斯說完拿了證明文件給珍妮佛看。

「嗯,普路托斯先生,你確實有遵守著我們的約定,那麼,投資的部分呢?一年來投資的成果如何?」

「那一次存下來的錢全部賠光了,一毛也不剩。」普路托斯帶著苦笑的表情說著。

「嗯,請告訴我你是怎麼賠光的吧。」珍妮佛並沒有感到意外而很平淡地說著。

「我以前在當冒險者時,除了會去公會接任務以外,也會去酒吧接任務和打聽消息,在酒吧可以直接跟委託人接任務可以省去給公會的抽成費用,而我在那裡也常會聽到一些生意人做買賣的情報,所以我就先去了酒吧。」

「你確定去酒吧接任務真的會賺比較多嗎?或許省下來的抽成費用都拿去買酒喝掉了也不一定,呵呵!」

「或許吧!哈哈哈!總之,我後來在酒吧打聽到了毛皮貿易投資的機會,就將之前所存的那一筆錢,拿去給準備要去南方國度賣毛皮的人作為投資資金,希望分享他的利潤這樣。」

「結果呢?」

「結果,那個商人帶去南方國度的毛皮幾乎賣不出去,最後因為南方國度又濕又悶,毛皮幾乎都發霉爛掉了!最終,我那一年存的錢也隨著生意的失敗慘賠光光。」

「你知道那個商人的背景嗎?」珍妮佛喝了一口茶後說。

「他以前是兒童學校的老師,為人正直熱情,所以我才敢相信他。」

「你做投資失敗的原因這跟人的道德比較沒關係,而是你為何會覺得要把錢給一個教育業的老師去做毛皮生意呢?如果他今天是找你投資有關教育方面的事情,如開班授課或課本編製,那你當然可以投資他,但是他今天賣的是毛皮,會把毛皮帶到普遍屬於熱帶氣候的南方國度去賣,本身就是一個很錯誤又糟糕的想法,你能想像熱帶過家的人穿毛皮大衣嗎?呵呵!」

「你的意思是指,投資操作,要投資給該領域擅長的專家人士囉?」

「是的,這樣說好了,如果我要打鐵製作武器,我一定是找你,而不是找一個縫製衣布的裁縫師,或是製作魔法捲軸的魔法道具商,對吧?」

「嗯!這樣我明白了!」普路托斯瞪大眼睛的說。

「還好你今年也有按照計畫好好存錢,你就把去年賠的錢當作是繳學費,今天開始,用新存來的這一筆錢再次投入投資市場挑戰吧!」

「明白了,明年希望我能拿出好的成績單向你報告。」

  此後,普路托斯又開始尋找投資的機會,想再次練習投資。

  一日,他與阿福到中城區一家雞肉料裡店用餐。

「阿福啊,你說要帶我吃特別又美味的雞肉料裡,但這怎麼看就是用鹽、黑胡椒去醃雞腿肉排,然後再把雞腿肉排放到鍋子裡兩面煎個十五分鐘的簡單家庭料理啊!」普路托斯指著服務員剛送上桌的雞腿排料理說著。

「老師,你吃一口看看嘛!」

「真是的,害我很期待。」普路托斯說完,便用刀子切一小塊肉,再用叉子送入嘴裡。

(嗯!這雞皮煎得外脆內含香氣油汁而不乾柴,同時,雞油隨著雞皮的咬出而流入香嫩的雞腿肉中,香嫩的雞腿肉在口感的滑順度和香氣又更上一層樓,此外,雞肉裡完全沒有令人感到不悅的腥臭味!)普路托斯邊咀嚼雞肉邊想著。

「我收回剛剛說的話,這不是一般的煎雞腿排,而是我在巴菲特城吃過最棒的雞腿排!」普路托斯高興的說。

「老師,還有更驚喜的事哦!那個,史蜜思小姐!麻煩你!」阿福向遠處的服務員招手喊著。

「好久不見,謝謝你們上次從噁心又邪惡的哥布林手中幫忙把我的夥伴救出。」史蜜思說。

「哦哦!是那位聖職者小姐啊!很高興能再與你見面,並且享用到你工作地方所生產的美味,看到你在這麼棒的店工作,真是太好了!」普路托斯說。

「老師,不是的,這是他家開的店哦!」

「是的,從曾祖父那代便開始經營了。」史蜜思微笑說。

「哇!那麼多代了啊!那我可以請教你們有用什麼特別的方式做烹調嗎?雞肉真的太好吃啦!」普路托斯眼睛發亮的問。

「其實做法就是跟一般的方式一樣哦!兩面用鹽和黑胡椒醃過後再乾煎至兩面呈金黃色這樣。」

「這樣啊,還是說你們的雞肉有特別不同呢?」

「要說特別不同的話,我們的雞都是自己養的。」

「方便和我分享你們是怎麼養雞嗎?」

「當然!我很樂意!我們的祖先在野外擁有一塊蔬果園,傳到了曾祖父那代時,有一天忽然有幾隻野雞跑來蔬果園偷吃蔬果,曾祖父覺得有趣便讓牠們繼續待著,一直到了有一天曾祖母抓了其中一隻煮來吃,發現跟市場上用飼料養的雞之肉質相比,優質太多了!因此我們家從此就開始以蔬果來放養雞,並且把雞肉送到餐廳做成雞肉料理販賣給客人這樣,不少上城區的高級餐廳也會跟我們訂雞肉哦!」

「那麼,你們覺得在蔬果園放養雞,為什麼雞肉吃起來會比較好吃呢?」

「我想,是因為我們的方式讓雞隻可以在空曠又舒適的環境中自由活動,而不會因為空間狹小而產生互相攻擊、感染疾病的情況,也堅持不施打人工藥物,加上蔬果本身就有高品質的營養,雞過得好又吃得好,所以雞肉的品質也就跟著好吃了,我想是這樣的。之後,我們還打算每天找一段時間請人去演奏音樂給雞聽,看會不會讓牠們活得更開心,呵呵!」

「嗯,那個,史蜜思小姐。」普路托斯忽然變得嚴肅的態度說。

「是的,怎麼了嗎?」史蜜思因為看到普路托斯忽然變嚴肅而臉紅起來說著。

「可以讓我投資你們家的事業嗎?」

「噫?」史蜜思感到吃驚。

「或許我初期的投資資金不多,但是我每隔一段時間便可以再投入新的資金,以資助你們的雞肉事業各項需求等等。」

「普路托斯先生是我們小隊伍的救命恩人,要成為我家事業的股東之一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問題是,我們只是個小事業,營收雖然一直有成長,但是成長緩慢,實際上也一直有上城區的富人想投資我們,但我們考量成長度有限都拒絕了,如果你可以接受成長不快的話,我當然是很樂意的。」

「營收成長緩慢,是因為養雞的數量和販售雞肉的速度面的問題嗎?」

「是的。」

「既然我已經決定成為你們的股東,我也會一起想辦法幫忙解決的。」

「哇!老師現在不只是勇者、打鐵店老闆,還多了個雞肉事業股東的身份啊!」

「反正試試看吧!呵呵!」

  距離上次與珍妮佛會面又過了一年,普路托斯又與珍妮佛相約會面於茶館。

「珍妮佛女士好久不見,你總是如此的美麗」

「呵呵!謝謝你,客套話別說了,讓我看看你的成績吧。」

「存錢的方面沒有問題,然後投資的方面也獲得了紅利,請看。」普路托斯說完將存款證明以及獲利記錄的文件給珍妮佛看。

「哦!你投資的這個雞肉事業我知道,我吃過呢!很好吃!」

「是啊,我就是因為吃了覺得很好吃,剛好又有認識的人在裡面工作,便決定深入瞭解,再瞭解過後,決定跟從專家的腳步提供投資,而不是像之前那次毛皮慘案那般胡亂投資。」

「很好,如此一來,我已經沒東西可以教你了,我的家族當年能致富,便是靠著投資和理財這兩招而已,然而,要能夠進行這兩項的其中一項,是需要很多綜合的能力,如人脈、經歷、個性、學習心等等,我認為你皆已具備,致富對你來說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謝謝珍妮佛女士願意把自己的秘密與我分享,另外,我有一件事想跟珍妮佛女士商量。」

「你說說看。」

「我希望能跟你借貸,我想要增資來擴展雞肉事業。」

「呵呵!一般人我可是要收抵押品且要有保證人我才會借資金給他,但因為是你,我願意直接借給你,但是我有條件,那就是等你雞肉事業擴展成功以後,要想辦法讓我入股。」

「太好了!謝謝珍妮佛女士!沒有問題的!我會有辦法的!」

  普路托斯從珍妮佛那裡貸款到了一筆資金以後,開始積極地為雞肉事業收購適合的養殖土地以及能夠開分店的店面,葛羅知道此事後便把之前一起討伐哥布林的地精夥伴介紹給普路托斯,因為那位地精平常的工作剛好是從事房地產的仲介業者,有了房地產的專家幫助,普路托斯投資的雞肉事業蒸蒸日上。

  五年後,國際間爆發了豬瘟,豬肉乃人類的重要肉品糧食之一,由於爆發了豬溫導致豬隻們大多數被屠殺,豬肉供應量相當不足,其他的替代肉品變得重要且需求量爆增,例如雞肉,因此雞肉事業擴展順利的普路托斯,他的獲利一口氣暴增翻了好幾百倍!等到三年過後,豬瘟平息了,普路托斯也一躍加入大富豪的行列,並與史蜜思小姐再婚。

  擁有龐大資產的普路托斯與史蜜思結婚後,他決定將事業進一步地擴展,他將打鐵事業交給阿福,雞肉事業交給史蜜思,自己則專心於冒險者事業。

  在打鐵事業,於上游部分增加了礦場的經營,於下游部分更往民生用品發展而不再只是專注於武具的製造,加上阿福本出自上城區的人,有很多資金取得的人脈關係;在雞肉事業,於上游部分增加了飼料場的經營,於下游部分增加了獸醫院的經營與研究以保護事業,加上史蜜思因冒險者工作結識了很多優秀的人才,得以邀請他們加入事業的行列以強化事業的發展;於冒險者事業,普路托斯開了冒險者學院,教導各種討伐魔物的認識、武具裝備的使用、魔法的用途及冒險者退休後轉職的工作輔導等等,加上普路托斯的勇者名氣,發展起來一帆風順。

  隨著事業一步步擴展,不斷地向旁生枝,普路托斯已不再是當年那個被債務逼到走投無路的奴隸,而是財富超越珍妮佛的勞倫斯家族並且資產雄霸巴菲特城的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