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二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二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改變自我」

  在普路托斯的愛妻茱諾過世之後,他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靜下心來悲傷,因為債主們一個個的來向他討債和要利息,加上他失去了打鐵店只能暫時當別的老闆的員工來維生,收入不比之前,他的財務狀況完全是負成長的表現,當他看著他那最後一枚金幣都被債主給拿去之時,他一氣之下拿起當年砍殺魔王的「勇者之劍」便離開了巴菲特城,什麼都不想再管再思考,然後加入了城外的強盜集團「利維坦」。

「嘿!我認識你,你是勇者,沒想到你會淪落來當我的部下。」普路托斯剛加入集團沒多久,強盜老大看著他說。

「因為我心中對金錢充滿了恨。」普路托斯冷冷的回應。

「歡迎你的加入!不用多說了,你就是幹部級別的!我會給你一個小組!」

  利維坦聚集了罪犯、非法傭兵及像普路托斯這樣走投無入的負債者,他們以巴菲特城外的山洞做為據點,只要獲得有商隊將經過山區的情報時,他們就攻擊、殺人,然後搶奪商隊的金銀財寶、隨行的女人及馬匹,同時解放在商隊中的奴隸,那些奴隸通常對有錢人充滿了恨,常常二話不說地就加入了利維坦,使利維坦越來越壯大。

  然而,犯罪畢竟是壞事,正所謂樹大招風,利維坦被巴菲特上城區的人口販子大富豪「黎明」給盯上,黎明雇了職業傭兵團藉討伐強盜之名攻打他們,實際上是為了獲得更多新的奴隸。

  傭兵集團的領袖是名為「明」的男子,他沒有戰士般強壯的體格,不穿著霸氣的鎧甲,也不拿兵器,而是穿著素雅白袍並始終抱著一本兵法書,像個聖職者一般。他旗下有三名強大的戰士,分別為擅長激勵士兵的「耳闊」、智勇兼備的「綠龍」、及武功高強的「紅虎」。

  明在攻打利維坦強盜團的前晚,將耳闊、綠龍及紅虎請到軍營內進行作戰會議。

「我一直有在各大賊團裡安插自己的內應,這次也不例外,據內應的回報,我們這次要討伐的賊團裡有傳說中的勇者普路托斯。」明心平氣和的向三位戰士說著。

「什麼!普路托斯!」三位戰士異口同聲的驚訝說出。

「是的,不過別擔心,按照我的計策,依然能旗開得勝。綠龍與紅虎,明天我會給你們倆人少量兵力,你們去他們的根據地討戰,引普路托斯率眾出來,接著且戰且退地慢慢敗走至靠近他們山寨附近之杉林叢的大道路旁,接著在此地你們兩人要前去專心牽制普路托斯,由底下士兵去與其他強盜作戰。」

「領命!」綠龍與紅虎異口同聲地回應。

「耳闊,你率大量兵力埋伏於杉林叢之中,當普路托斯被引到此地時,由後方出擊與綠紅二人的兵力前後包夾賊兵,並且你要盡快前去與綠紅二人一起對戰普路托斯,普路托斯實在過於強大,需你們三人同時與他相戰才有機會得勝。」

「遵命!」耳闊回答。

  隔天上午,綠龍與紅虎遵守明的命令前去利維坦的山寨外討戰,利維坦也如明所預料地派出了普路托斯率強盜們應戰,綠紅二人的兵與普路托斯交戰一會便敗走,普路托斯繼續率眾緊追在後,不久,兩團再次交戰,綠紅二人的兵又再次敗走,距離杉林叢的道路越來越近。

「龍哥,你覺得普路托斯真的會被我們引過來嗎?他可是身經惡戰的男人啊!」紅虎邊跑便問一旁的綠龍。

「我也擔心,因此今早我特別問了明,他說現在的普路托斯不是以前的普路托斯,只是個失去心的戰鬥野獸,不用擔心。」

  一切果然都照著明的計劃一般地順利進行,普路托斯真的率眾追到杉林叢的道路,此時綠紅二人率兵與之交戰,並由綠紅二人專心牽制普路托斯,好讓其他傭兵們專心對付其他的強盜,同時,耳闊也率大部分的兵力從杉林叢竄出包圍,耳闊提起雙劍前去支援綠紅二人,以三人之力對抗普路托斯。

  三人雖武功都相當高強,但齊力面對普路托斯卻完全佔不到上風,身上各處還不斷的被普路托斯的劍給劃傷噴出鮮血。

(糟糕了,即使是我們三人一齊也只能處於防守的狀態,該如何是好呢?)綠龍邊戰鬥邊想著。

  四人交戰了百回合仍分不出勝負,但其他傭兵們已把普路托斯帶來的強盜們一一打敗。

「各位傭兵聽著,接著你們跟著我攻打山寨,這裡由這三位戰士牽制普路托斯即可。」明出現說道,並且對耳闊、綠龍及紅虎施展高階治癒神聖術讓三人身上的傷口消失且體力回復,之後便領兵攻向山寨。

  三位戰士與普路托斯這四人繼續交戰至第兩百回合,普路托斯就像是不會累的怪物不斷地向三位戰士攻擊,而三位戰士渾身是傷,手上的武器越來越重,漸漸地快抵擋不住攻勢。此時,遠方山寨方向的位置冒起了陣陣黑煙,表示山寨已被明率軍襲擊,而普路托斯的餘光瞄到了。

(看來是到此為止了,連這種簡單的戰術我都會上當,看來我的心真的被仇恨矇住,唉,就當我輸了吧。)普路托斯心想。

「武技!方圓震!」普路托斯喊著,此時三位戰士被普路托斯身上向四面八方所發出的震氣給彈飛向遠方摔去,連鞋子、武器都被震掉了,這是普路托斯以前和李學習的技能,是用來解除被個魔物包圍時所用的範圍技。

  使用完武技後的普路托斯並沒有前去將失去武器的三位戰士殺死,而是把自己的劍往後方的路上隨處一丟,然後像是失了魂般地呆坐在地上,乖乖地等待被抓走。

(是因為山寨被襲而放棄抵抗了嗎?不合理啊!依他的能力,要殺死我們三個根本輕而易舉……)耳闊從地上支撐起身體好奇地看著普路托斯想著。

  最後,除了戰鬥能力超強的普路托斯外,其他強盜們是烏合之眾根本不是職業傭兵的對手,利維坦強盜團慘敗。由於巴菲特城不給予罪犯所謂的人權,普路托斯與他的強盜夥伴們戰敗以後,包括他與其他活下來的強盜全部都被抓去當準備要販售給有錢人使喚的奴隸,他們被脫去了衣物、剃去了毛髮,而他們的自由也跟著一起被奪走了。

  在奴隸集中營區裡,除了普路托斯和利維坦的人,還有因為欠債等原因被抓進來的人,在這裡,他跟其中的兩位男性奴隸滿聊得來的,一個是曾經自由過但又被回來當奴隸的海克力斯,另一個則是跟他一樣第一次準備被販售為奴隸的潘。

  在一天的上午,奴隸集中營外來了一堆穿著打扮貴氣的人,但也有穿著僕素卻又得體的人,普路托斯想,那應該是來自巴菲特城上城區的富豪,和其他國家的有錢人要來買他們這些失去自由的可憐蟲了。

「海克力斯,請問外頭鬧轟轟的是怎麼回事?」潘問。

「我們要開始被賣掉了,普路托斯和潘你們聽著,根據我的經驗,你們要努力的展現自己的上進心和優勢,比如你,普路托斯,你要用力的展現你健強的身體,以有機會被好的主人給買去當工作用的奴隸,而非用來服侍或虐待用的奴隸!」

「算了,我就隨便了……」潘絕望的說著。

「……」普路托斯不語地思考著。

  不久後,來了一個全身穿戴珠寶的貴氣婦人,他看了看集中營,然後跟守在集中營外的守門人說了幾句話,守門人聽完便開心地笑著。

「你,就是你,恭喜你被買走啦!你知道買你的是誰嗎?是最喜歡閹割軟弱男人作為閹人奴隸的女富豪啊!他說你的氣質就跟他那離婚的那個前夫一樣討厭,他最喜歡搜集像你這樣的男人當奴隸了,哈哈哈!」守門人向著潘說著。

「不!我不要變閹人!不要啊!」潘哭吼著。

「過來!」守門人無情的把潘一把抓走,然後跟貴氣婦人收了一袋錢幣,人口販售的交易便完成。

  在一旁看到此景的普路托斯,開始明白海克力斯的話,他理解當他們越有價值時,自然會吸引到好的主人,而當他們自己先放棄時,就會像潘那樣被惡運纏上,人的尊嚴連一袋錢都比不上。

  沒多久,一個強壯但穿著整齊乾淨的中年男子靠近集中營,他看了海克力斯一眼,海克力斯發現了便主動上前告訴他:「未來的主人,我希望你能買我,我會努力地為你工作,請看我還算精壯的肌肉,這是我不放棄自己的證明,總有一天我會努力到能換回我的自由身的。」

「很好,我喜歡有企圖心的人,放心,我會把你當員工對待而不是奴隸,來我的建築事務所展現你的上進心吧。」中年男子說完後便向守門人買下了海克力斯。

「兄弟,我先走一步了,再來你要加油,希望我們還能再見面。」海克力斯向普路托斯說著。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

  沒多久,一個穿著體面年紀看起來只大普路托斯一點的微胖男子靠近了集中營,該男子的臉看起來頗為和善。

  普路托斯看到新的買家靠近以後,他仿效海克力斯主動地去向買家兜售自己:「主人請買我吧!你看我身強體壯的身體,以及身上因戰鬥換來的刀疤,由此可知我擁有不畏懼辛苦的人格特質,而且在被抓來之前,我曾經是一間打鐵店的經營者,如果你是需要工作用的奴隸,我的工作經驗肯定可以幫上你的忙的!」

  該男子回答他:「你運氣不錯,我喜歡上進的人,因為我就是來這裡尋找工作者的,但是,我不會把你當低下的奴隸對待,而是視為員工,當然我不否認我是為了省人事成本才來這裡找員工啦,哈哈哈!對了,我是烘焙坊的老闆麥德,明天起開始上班吧!」

「謝謝主人!謝謝主人!」普路托斯跪著向麥德道謝。

  麥德拿了一袋錢幣給守門人,守門人便進集中營將普路托斯給領了出來,並解開普路托斯身上所有的枷鎖對他說:「你運氣不錯,你的主人看起來不是什麼壞人,或是有特殊癖好的變態,恭喜你,接下來好好做人吧!」

(沒想到我竟被對金錢的恨給蒙蔽了雙眼,連自由也丟失了!若是沒有海克力斯的建議,或許變成閹人奴隸的是我而不是潘。這次,我要把握住機會,早日贖回我的自由身!)普路托斯心想。

  麥德是「賈龐城」的國民,賈龐城雖不比巴菲特城來的富有與強盛,但也擁有足以供養國內經濟的一定規模之內需市場,此外,賈龐城是以盛有各種美食而聞名國際的國家,在這裡有著各式各樣的美味異國料理餐廳或店家,吸引著國外的饕客及料理人紛紛拜訪,饕客來此能滿足口腹之慾,料理人來此則能學習到新奇先進的烹飪技術。

  麥德的烘焙坊是從祖先那邊繼承而來的,他家世代都是做烘焙點心的高手,所以,他經營的烘焙坊雖生意普通但也不會太差,且他自己也有不錯的烘焙技術,只是比較可惜的是他有點懶惰,所以他除了旺季時會到廚房幫忙以外,其他時間他是不管店的,沉溺於各式各樣的娛樂之中,如賭馬、音樂會及旅遊購物等。

  普路托斯他來到烘焙坊後,麥德直接對他進行一對一的教學,雖然麥德懶惰,但是對烘焙技術還是相當重視的,畢竟祖先建立的品牌可不能丟臉,每個員工都必須具有一定的技術水準才行。

  麥德的烘焙坊組織結構,基本上分成三大類,主管、外場員工及內場員工,身為老闆的他是最上位者。在主管的部分,老闆最主要的工作是資金的提供維持整個組織的運作,再來是產品開發、訂定目標和開發客戶。經理,由店內資深員工升上去,主要是老闆的代理人,負責執行老闆的指令、烘焙坊人事管理及客戶群的聯絡。主廚,主要負責烘焙坊當天的工作執行正確,再來是內場員工教育訓練、產品開發發想、品牌代言人及精神領袖。店長,主要負責廚房以外的工作工作執行正確,再來是外場員工教育訓練、當天現金管理、客人的接待、客訴的處理及執行經理的指令。

  非主管的部分,是由外場員工與內場員工來分工。外場員工,店長不在時,須代理成為外場最高負責人,負責烘焙坊當天廚房以內的工作執行正確,其份內工作為收銀結帳、接待帶位、廚房出餐、現場茶水、服務內用客人和產品分裝。麵包二手,主廚不在時,須代理成為內場最高負責人,負責烘焙坊當天廚房以內的工作執行正確,其份內工作為麵包原料的進退貨、麵團的準備和支援主廚。麵包三手,主廚及麵包二手不在時,須代理成為內場最高負責人,負責烘焙坊當天廚房以內的工作執行正確,其份內工作為配合麵包二手工作、麵包造型和烤麵包,烤麵包通常由力氣夠的男性員工執行,因為需要以大力氣用大型麵包鏟一口氣送大量的麵包進烤爐,以加快效率,所以就連男生也都不一定站的穩這個位,是要看力氣的。學徒,基本上為打雜,處理麵包的原料準備和在內場各員工需要幫忙時給予援助,另外的工作是幫大家準備餐點讓大家休息的時候可以吃。

  此外,麥德的烘焙坊還有一個職位,是專門給新手菜鳥的,那就是門口外賣推銷員,也因此,尚未熟悉工作技能的普路托斯,他大部分的時間只能當外賣推銷員,盡可能在店門口招攬生意,他雖然認真又賣力,但這並沒有為烘焙坊帶來太多的生意。

(會來我們烘焙坊的顧客,通常都是本來就決定要來買的顧客,而路人們可能也已經有他們自己預設好的店家選擇目標,如此一來,要賣東西給那些人就不容易了,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呢?)普路托斯心想。

  有一天,普路托斯依然在店門口當推銷員,剛好海克力斯經過了店門口。

「嘿!海克力斯!好久不見!」

「這不是普路托斯嗎?恭喜你也在正派的地方工作!」

「這是多虧有你的建議而換來的。」

「工作還順利嗎?」

「還好,但在總覺得難以讓店家生意更好,離自由之身更加地遙遙無期的感覺。」

「加油,總會有辦法的,別放棄!是說,如果你們的麵包店能開在西門城牆那邊就好了,我就在那邊幫忙蓋城牆,聽主人說要三年才會完工,我們每天在那都吃差不多的飯菜,滿膩的呢!呵呵!」

(噫?那如果我去西門城牆那邊銷售麵包看看呢?說不定可以賣出?)普路托斯靈機一動地想。

  之後,普路托斯向麥德提案,希望可以將店裡較價廉或是能吃的飽的大型麵包分一些量給他,他想嘗試不只在店門口推銷,而是到遠處推銷,麥德聽了覺得試試無妨,便讓普路托斯嘗試,結果,銷量業績大大的提升!麵包相當受到工人們的歡迎。此後,麥德為講勵普路托斯,便決定給普路托斯升職,讓他成為店面的外場員工,希望能藉助他的經驗與想法來讓店內生意更好,而戶外銷售的工作則交給其他菜鳥員工或奴隸去做。

(太好了!升職加薪了!如此一來,我的自由身之路也越來越近了!)普路托斯充滿希望的想著。

  此後,普路托斯除了負責外場員工的工作,放假時間,他不與其他員工去廝混或從事娛樂,而是自主要求當學徒免費地上班,藉機不斷地精進自己烘焙的技藝,很快地他連麵包三手及麵包二手的工作也能勝任,成為烘焙坊裡受到大家信賴的夥伴。

  一晚,忙碌了一整天的烘焙坊員工們正在做一天的工作結束準備。

「哇,做沙拉的馬鈴薯泥又剩這麼多。」外場女員工凱美說。

「對呀,沒用完很可惜!」普路托斯附和。

「這樣吧,我來做成喀啦凱,大家下班前一起吃吧!」主廚阿威笑著說。

「耶!真是太棒嘍!」員工們異口同聲開心地喊。

  喀啦凱,是用馬鈴薯泥為主食材,將其揉成橢圓形,沾了蛋液以後,再用店裡聚集的麵包粉去包覆住,然後以油炸的方式烹調。完成後的喀啦凱,口感外脆內綿,香又好吃!

「做好了!大家吃吧吃吧!」阿威拿著一盤喀啦凱說。

「好吃!」凱美露出幸福的笑臉說。

「好香!」普路托斯邊聞邊說。

「嗯,這個真是太棒了!嚼嚼……」一個充滿磁性的男聲冒出。

「噫!是萊特!」眾員工看著那位磁性聲男喊。

「啊,對不起,我忍不住自己就過來拿了一個吃了。」

  萊特,出身貴族「仁家」,他一頭金髮並戴斯文的金屬框眼鏡,一身白衣,他是賈龐城國內超有名的舞臺劇劇本作家,創作出無數膾炙人口的劇本,偶爾也會參與舞臺劇的演出,是國內劇界的明星人物。

「請問店裡有賣這個嗎?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喀啦凱!」萊特開心的說。

「沒有耶,這是我特別做給員工吃的。」阿威不好意思的說。

「請問可以讓我訂購嗎?拜託!拜託!」

「這傷腦筋了,店裡有規定不可以賣剩下的東西給客人……」

  此時,普路托斯拉著阿威到一旁小聲說:「我認為這不算是剩下的東西,而是新產品!主廚你幫老闆研發的這個產品,不僅替老闆解決剩食的問題,還賺取了更多的利益!」

「可是……」阿威猶豫的回應。

「不然,老闆怪罪的話,你就說是我出的主意,這是個好機會,要抓住!」普路托斯鼓勵著阿威。

  阿威和普路托斯點點頭,有點心虛地走過去和萊特說:「是可以啦,反正只是為瞭解決賣不完的食材所做的新產品……」

「太棒了!哈哈哈!」萊特高興著回答。

  從這次以後,只要萊特確定想吃,就會請傭人去店裡告知,請員工們幫他做喀啦凱,然後等他晚上工作完後順便過去烘焙坊拿。

「晚安,我來拿我訂的喀啦凱。」萊特如往常出現在烘焙坊。

「嗯,在這邊。」普路托斯從櫃子裡拿出喀啦凱給萊特。

「嗯?你們這裡有賣這個喔?看起來不錯,我也要一個。」一旁排隊的女客人說。

  女客人一身黑裝並戴著骷髏的項鍊,這是標準的貴族「惡家」的打扮,惡家是與仁家敵對的家族。

「小姐,很抱歉,這個要訂購才有。」普路托斯說著。

「是哦!看起來很好吃的說,真可惜……」

「不介意的話,我的這份請妳吃吧!」萊特把喀啦凱拿給女客人說著。

「噫!可以嗎?」女客人吃驚的問。

「嗯。」萊特微笑回應。

「謝謝……」

「不客氣,先走啦!」說完,萊特便瀟灑離開了烘焙坊。

(萊特先生帶著一派輕鬆的笑容離開了,可能是請人吃東西讓他很開心吧?即使是對立的家族。)普路托斯心想

「喂,先生,那個仁族的男生你很熟嗎?」

「嗯?你不知道他嗎?他是超有名的劇作家萊特!」普路托斯驚訝說。

「我又不看劇的……不過,沒想到是厲害的人呀,叫萊特是吧,嘻嘻嘻……」

  從這晚之後,萊特以後都訂兩份喀啦凱。

「叮鈴叮鈴!」店門上所掛的風鈴在夜晚的店裡發出了音樂。

「歡迎光臨!啊!」

  普路托斯忍不住發出了「啊」的驚嘆,這是因為,萊特竟然跟之前那個惡族女客人手牽手一起進來!

「你好,我來拿兩份的喀啦凱。」萊特笑容滿面的說。

  這下子,普路托斯知道了為什麼他要訂兩份了,原來因為喀啦凱,使這兩個敵對家族的人有了機會結合了!而這件事傳到了麥德的耳裡,麥德便立刻要求阿威將喀啦凱正式商品化,主打著「可以讓對立者放下仇恨的美味!」,這項商品讓麥德的烘焙坊生意非常的好,創下成立以來的最佳業積。麥德知道將喀啦凱賣給客人這是普路托斯出的主意,同時普路托斯也已經能做出麥德符合標準的麵包,麥德便將普路托斯升職為經理。

  一段時間後,由於普路托斯經營的相當出色,麥德幾乎不太管店了,把店都丟給普路托斯管理,自己則整日沉溺於娛樂。得到絕對經營權力的普路托斯,他眼看生意蒸蒸日上,認為名氣已打響,便向麥德提案要求開設分店,「這是我金庫的鑰匙,需要多少錢自己去拿吧,我要趕快去下馬注了!」麥德相當信任普路托斯便馬上就答應了。

  普路托斯努力地經營與拓展烘焙坊,幾年後,當烘焙坊開到第五家分店時,他終於存到足以贖回自己自由身的金錢,且交完贖身金之後還有足夠的錢能再回到巴菲特城開打鐵店,於是他便向麥德提出離職,決心重回巴菲特城,重新做人。

「真的不考慮留下來嗎?你可以當股東沒有關係的!」麥德難過的對普路托斯說。

「我很感謝你讓我有機會贖回自由之身,我也很想繼續和你一起努力,但是,我有很多債必須解決,這不只是錢的問題,也是人情方面的問題,所以很遺憾無法再和你一起努力了。」普路托斯與麥德道別。

「好吧,祝你一路順風,不行的話,再回來沒關係的。」

「謝謝你,再見,請多保重。」   普路托斯說完後,離開了烘焙坊,準備回巴菲特城面對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