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三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三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面對問題」

  普路托斯向麥德買回自由民證以後,回到了巴菲特城,在中城區用他在烘焙坊工作時存下的錢租了房子和店面,準備重新開始打鐵店的工作。生活安定以後,他開始了他認為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跟當年借他錢的所有債主們道歉,並且與他們一一討論還款計畫。

  普路托斯很清楚明白,除非運氣好賭博贏了一筆錢,否則短期是不可能大賺錢一口氣把債還清的,而他也不可能去碰賭,正所謂十賭九輸,風險太大,他打算依他對每位債主所欠的金額來決定還款的比例,以及還款的優先順序。

  普路托斯已經做好了會被債主們罵的心理準備了,畢竟他一欠那麼多年,肯定是造成了大家的困擾,不如說,他非常希望能被債主們罵,或是毆打他一頓,這樣他內心的罪惡感反而少一點。

  普路托斯開始不斷地和債主們見面。

「虧你還是勇者,竟然搞逃跑?真是丟臉,唉,算了,看在你愛老婆的份上,說吧!你想怎麼還款?」這是礦石商人的回應。

「其實我本來就不在乎你會不會還我錢,你是拯救人類的勇者,傳奇的英雄,那些錢送給你無妨。」這是理髮廳老闆娘的回應。

「滿意外你會逃跑的,但既然你回來了,就慢慢來吧!」這是雜貨店老闆的回答。

「沒關係啦!我們可是當年出生入死的夥伴!」這是李的回應。

「別放在心上,先來吃個甜點吧?來給你看看我最新發明的創意魔法甜點!嘻嘻!」這是瑟西的回應。

  普路托斯拜訪了一個又一個的債主,令他意外的是,債主們並沒有像想像中的苛責他或讓他身體受一頓傷,反而都是願意相信他,願意鼓勵他的,他在拜訪過債主後的每個晚上都在哭泣落淚,因為他受到了人心的感動。

  一天,普路托斯去見了最後一個債主,也是他的好朋友,錢莊老闆之子「曼尼」,曼尼帶普路托斯到他們家在中城區投資的一間名為「寶藏」的酒館,酒館裡的各種裝飾品或是藝術品都是曼尼的收藏,酒館宛如他的私人博物館。曼尼會選擇將收藏品放在酒館,是因為他希望人們可以用輕鬆且親近的角度去面對他的收藏,以及他的收藏品背後的故事。

「什麼都先別說,先大口的喝一口啤酒吧!」曼尼對普路托斯說。

「想必身處在情報流通的金融圈裡,或多或少也知道我墮落成為強盜和淪落成為奴隸的事了吧?」

「知道。」

「很抱歉,之前欠了你一堆錢,如今我回來見你,便是要好好負起責任,跟你約定好還錢計畫,努力地按計畫把錢還清。」

「你認為我會在乎你那一點小錢嗎?我開心的是你活著回來這件事好嗎?你怎麼會把我當成債主面對呢?」曼尼臉色不悅地說。

「抱歉,然後……謝謝你還是把我當成朋友的對待。」普路托斯眼泛淚光的說著。

「你往你身後那道牆看去,你看看牆上掛的是什麼?」

「是我的劍!哦!天啊!我一直以為在我被抓去當奴隸時,它已被傭兵們隨處亂丟了,沒想到還會再次見到它!」

「據我瞭解,傭兵就像你說的打算隨便亂丟,但或許是你當時的強盜老大想要虛張聲勢吧?他曾在戰鬥中出賣了你的身份,而讓撿到劍的傭兵知道那是傳說中的勇者之劍,劍也就流到了黑市拍賣會中。」

「嗯,也是,通常應該只有幹部級的傭兵才會知道我的身份,但幹部級的傭兵當時幾乎都被我打倒了……」

  勇者之劍,由巴菲特城首屈一指的名匠「赫菲斯托斯」所製,在當年巴菲特四世與魔族大戰時,赫菲斯托斯看上了當時還是白金級冒險者的普路托斯,希望普路托斯拿他所製作的劍奮勇戰鬥,便以無酬的條件打造出此劍贈予普路托斯,期許他成為勇者。此劍相當鋒利且閃耀著象徵希望的耀眼光茫,在砍殺敵人時由於切削速度極快,能讓血來不及濺到劍上,因此劍能在不沾血的情況下完成戰鬥。

「唉,看著劍,真是覺得慚愧……」普路托斯說。

「嘛,你也知道我有收藏的嗜好,我一眼就在拍賣會上認出來了,便不計其價地標了下來。」

「我很高興劍現在的主人是你。」

「不對。」語畢,曼尼走去牆邊將劍拿下。

「你要做什麼?」

「給你,拿著你的劍。」

「不,我不能收下!」

「拿著,這是你的劍,我是你的朋友,我只是做身為朋友該做的事罷了,錢乃身外之物,我在乎的是情義。」曼尼眼神炙熱地看著普路托斯。

「這個……可是……我……啊!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謝謝你,日後我一定會努力報恩的!」

「看到朋友振作起來就是對我最大的收穫啦!哈哈哈!」

「嗯!」普路托斯揮了揮劍表示。

「對了,就在你離開巴菲特城這幾年,我投資了一個傭兵組織,如果你在經營打鐵店之餘還有力氣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點兼差,依你的身手與經驗相信是可以輕鬆賺取報酬的。」

「太好了!我身體還是很強壯的,請快點幫我推薦吧!我想快點還完大家的錢!」

  拿回劍以後的普路托斯,臉上的表情充滿了自信,身體不再畏縮,宛入被注入了能使元氣大增的魔法一般。

  此後,拿回劍的普路托斯一方面努力地經營打鐵店,一方面也兼差一些討伐魔物或是保護商隊的傭兵接案,因為他想加快清除債務的腳步。

  一日,普路托斯接了保護名為「俄里翁」部落之商隊的傭兵任務,他與商隊將行經北之大漠。北之大漠主要是以沙漠型態為主的環境,在北之大漠的南方,有一個綠洲名為「里芮克絲」,有著沙漠環境之中少見的淡水湖與綠意盎然的植物群,由俄里翁部落的商會進行管理,在這設有大量的餐廳和旅館,是各國商人的中途休息站,商人們會在北之大漠買下俄里翁部落的商品,然後在這裡休息一會,再出發將貨物帶到其他國度去販賣,商人們的需求帶來了生機,這裡有著沙漠國度中難以想像的繁華。

  商隊騎著快跑雞,正準備出發離開旅館。

  快跑雞是一種跟馬差不多大小的巨型雞,經馴服後可供騎乘,毛色普遍為駝色,極少數擁有黑色的毛,有著黑色毛的為領袖種,除可騎乘還具有戰鬥的能力,此外,並有一週不進食或不喝水都餓不死的身體節能基因,是商隊和旅行者的好夥伴。

「領隊凱金先生,請問你們這次要去賣什麼?」普路托斯問。

「嗯?我們啊,要準備前去紅河流域賣來自白銀山矮人製的戰斧跟十字鎬,矮人這裡好賣的東西基本上就是這些,你懂的。」凱金抓抓他那大叔特有的鬍子然後回答。

  凱金說的矮人族,是一群身高不高但身強體壯,主要以伐木和挖礦作為主要的經濟來源的種族。此外,由於伐木的關係,常常與住在森林裡的精靈族產生衝突。

「紅河流域?我聽過,到時我想去那吃吃看紅河流域的特產赤魚料理。」

  赤魚,是一種紅河流域特有種,成熟期全長五十公分,貌似錦鯉,有著鮮紅的鱗片布滿全身。將鱗片去除後,沒有什麼刺,肉質非常細綿,味道恰似牛肉,用清酒去蒸、用高湯去煮,或是裹麵衣去炸,都是很棒的料理方式。

「那真的很好吃沒錯。」凱金說完便對普路托斯比了個大姆指表示認同。

「我希望這趟旅程什麼都別發生,並讓我能享受美味。」普路托斯說完,摸了一下他腰際上的劍鞘。

「老大,時間差不多了,該出發了,不然會沒辦法在夜冬來臨之前抵達下一個休息點。」一個理著光頭的男人,騎著快跑雞來提醒凱金。

「好吧,我可不想被夜冬那急速的降溫給冷死,走吧,我們出發吧!」

  沙漠地區氣溫變化極大,日夜溫差的絕對溫度的差異,往往在五十度以上。

  商隊在沙漠中行走,離下一個休息點,大概還要走個半日。為了保護身體的水份不被白日的高溫與乾燥的空氣給帶走,每個人都利用紗布等服裝把自己包得緊緊的,避免脫水而導致身體的損害。

「唉,要是我們是獸人族就好了,皮膚厚得像石塊,天生就不太需要多餘的水份,根本不用擔心脫水,還不怕曬,呵呵!」凱金跟旁邊的光頭男子說著。

「對啊,我也不用擔心我的頭會曬傷。」光頭男子摸著頭說著。

「嗡嚨嚨嚨嚨!」

  商隊前方的沙漠忽然發出了聲響,並且呈現隆起的狀態,沒多久,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紫色蠍子!全長四公尺,有一雙大螯,尾巴上的針彷彿要將人刺穿般地尖銳!

「老……老大,怎麼辦?」光頭男子問。

「前段人員就戰鬥狀態!後段人員保護貨品!」凱金大喊著。

「是!」商隊的人異口同聲的回應。

  此時,普路托斯悄悄地騎著快跑雞來到了凱金身旁,手握著腰際的劍。

「咳咳咳……抱歉,沙子跑進嘴裡了,嗯,貪婪的人類小蟲子們,你們好啊!我是這塊地的老闆娘,如果你們想經過這裡,必須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回答不出來,那很抱歉,你們要變成我的午餐和晚餐了,吃不完的話還會當宵夜這樣,嘎嘎嘎!」大蠍子用成熟女性那啞啞又有點性感地聲音說著。

「誰理妳啊!怪物!」領隊身邊的光頭男子,沉不住氣,拿了大砍刀衝過去向大蠍子的身體砍去!

「叮!」光頭男子的劍沒有砍傷大蠍子,反而因為大蠍子的硬皮導致瞬間的斷裂。

「唉呀呀呀,有人要先成為我的開胃菜了。」

  大蠍子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尾巴的針將光頭男子貫穿!「呃啊!」光頭男子慘叫了一聲死去,倒臥在一旁的沙中。

「好了,還有人要挑戰我嗎?沒有的話,我要問問題了。」

  商隊的人們拿著大砍刀,冒著冷汗,沒有人有所動作或說話,普路托斯則是在旁冷靜地看著。

「很好,那麼問題來嘍,必須要在十秒內回答我,不然一樣也是要死!」大蠍子邊講邊故意晃著那可怕的尾巴。

「請問,當你的媽媽或戀人掉進水裡時,那兩個人都不會游泳,眼看就要溺水之時,你會救誰?」

(呵呵呵,這很簡單嘛,一定是先救媽媽,媽媽只有一個!)

(我覺得沒辦法做決定耶,不回答說不定才是答案。)

(我也贊成救媽媽。)

(我覺得是不回答,這個沒有一定的,情況一定會逼我們無法做出選擇)

  商隊的眾人們在腦袋想著。

「還剩下三秒鐘哦,人類小蟲子們。」

「我知道答案。」普路托斯出聲了。

「普路托斯,你可別亂回答啊!」凱金緊張地說。

「呵呵,別擔心。」

「好,你說說看吧!」大蠍子用尾巴指向普路托斯說著。

「答案是先救戀人。」

(什麼!他怎麼會回答這個答案!)

(天啊!)

(怎麼可能會是先救戀人呀?)

(慘了,免不了要戰鬥了!)

  商隊大部分的人們聽到答案後,非常失望地想著。

「普路托斯!你……」凱金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普路托斯說。

「恭喜,你答對了!嘎嘎嘎!」大蠍子大聲笑說。

(什麼!)

(不會吧!)

(竟然會對?)

  商隊的人們很意外答案會是對的。

「好了,老闆娘我一向說話算話,你們過去吧!不過這個光頭男子的屍體,就留下來當給我的過路費,該不會有人想幫他報仇吧?別鬧了!當你們踏上這塊土地的時候,死亡就時時刻刻伴隨在你們身邊了,沒什麼好怨的,脆弱的人類小蟲子們,嘎嘎嘎!」大蠍子說完話,便開始啃食一旁的光頭男子。

「……」眾人無語的看著眼前可怕的畫面。

「凱金先生,我們趕快離開吧,等一下我再告訴你們為什麼我的答案是對的。」

「嗯……好。夥計們,出發了!」

  渡過蠍怪危機後的商隊,抵達了進入紅河流域前的最後一個休息站-由喜愛賺錢的地精經營的「石頭之家」,那一個是位在沙漠中的一個大岩塊所打造的旅館,岩塊非常的大,長約五十公尺,寬約一百公尺,可以打造許許多多的山洞房間,質地夜暖日涼。

「歡迎光臨,各位客人,請好好休息,並品嚐我在房間裡提供的美酒和肉吧!」留著大鬍子的地精老闆向商隊的大家說著。

「啊,累死了累死了!」

「吃肉了!」

「這酒真好喝!」

「今天還活著真好!」

「不行了,我要先睡了。」

  商隊一行人住在團體房間,那是個足以容納二十人的大房間,大家在裡面休息或吃東西。

「普路托斯,你該把白天的答案,告訴大家了吧!」凱金一邊用木頭杯子喝著葡萄酒,一邊說著。

「對啊對啊!」商隊的人們異口同聲的說著。

「嚼嚼嚼……好,我告訴你們答案。」普路托斯一手拿著烤乳豬的腿肉,邊吃邊回答:「我們白天遭遇的那個蠍子,是名為忌妒憤怒母的怪獸,原本是吃沙漠中小蟲的怪獸,但遭受了魔力污染,一族的母蠍子得到了智能也同時得到了忌妒的內心,佔有慾非常地強!順便一提,公的大蠍子怪獸並沒有受到污染,沒有智能,還是維持原本的天性,繼續吃著沙漠中的小蟲子,然後在與母蠍子完成交配任務後會被母蠍子吃掉,這一點很特別。」

「哦!那我知道了,所以問題中的戀人,其實就是大蠍子對於自己的影射,她希望自己的戀人要最先救她,對吧?」凱金好像豁然開朗般的說著。

「嗯,就是這個樣子,牠們是一群永遠都覺得自己在戀愛中的女人,呵呵。咕嚕咕嚕……」普路托斯說完以後,喝了一口葡萄酒。「還有啊,牠們並非打不敗的怪獸,牠們的弱點在於尾巴的第三個環結,只要抓準往那砍下,唯一脆弱的那裡便會無盡的噴出血液,最後牠們便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去。不過要做到這樣的地步,戰鬥的身手要非常好就是了。」

「你真厲害,懂那麼多事!」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旅行的時間夠長吧?呵呵呵!」

  離開石頭之家後的商隊,繼續走在淺黃色的沙漠之上,漸漸地,陸地開始出現了野草,視野上開始可以看見樹木,漸漸地,森林出現了,商隊完全離開了北之大漠的境界,越來越靠近紅河流域。

「哦哦!看見紅色的大河了!我們租船渡過去吧!對岸那裡就是紅河流域的部落群。」凱金開心地說著。

「既然到了,那麼我領完薪水以後就先去吃魚了,謝謝領隊。」普路托斯對凱金說著。

「你等一下!你跟我們一起過去市集裡,我要賣的這批武器裡面,有個很棒的武器,可以賣到非常好的價錢。你在路上幫助我們渡過大蠍子那關,我必須要給你更多的酬勞當作是報答,你可不要拒絕我啊!」凱金用力地抓著普路托斯的肩牓說著。

「呵呵呵!好吧。」

  商隊一行人,向河岸的漁夫租了船隻,往對岸的方向駛過去。

「紅河不管什麼時後來,都是這麼紅呢!」凱金看著船周圍的紅河說著。

「據說這是魔王阿瑞斯的血液深入了土壤所造成的,不過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紅了……」一個夥伴說著。

「是嗎?我怎麼看顏色都一樣啊!」另一個夥伴說著。

「……」普路托斯笑而不語。

「各位客人,再過一會兒,就要到達對岸了,請把你們的行李準備好,別忘了拿啊。」划船的漁夫船長提醒著大家。

「普路托斯,等等我們要去的市集,是由酋長阿赤所領導的獵人村莊,他們脾氣不太好,要多加注意。」

「明白了。」

「差不多快到了,你看河岸船站那邊,有兩個壯碩的人,騎在大狼犬的身上,望著我們揮手呢,他們是阿赤的護衛,負責來接我們的,我在石頭之家時,發了一個魔法簡訊給阿赤,阿赤是我的老顧客,我有他的貝殼編號。」

  魔法簡訊,是利用一種特別貝殼來傳遞訊息的魔法道具,使用者將魔法師所製作的魔法能源石放入其中的能源槽,便可以輸入文字訊息到指定的貝殼裡。貝殼每一個編號都不同,因此不會有混亂的問題,只要不按錯數字。

「凱金先生,好久不見!我們奉酋長之令來接待你與你的商隊了。」阿赤的護衛說著。

「好久不見!這次也要麻煩了,呵呵呵。」

「不麻煩。感謝始祖,為了我們的部落。」

  始祖是阿赤他們一族信仰的神靈,他們認為萬物皆有靈,那些靈是祖先的化身,會寄宿在萬物,讓世間運轉不息,並且保佑著他們。重視禮節的他們,習慣在某些話題之後的結語,加上「感謝始祖,為了我們的部落」。

  商隊離開了紅河,然後跟著阿赤派來的使者一起前往紅河流域的市集,最後,普路托斯在這趟任務中除了賺到了比想像中多的酬勞,也品嚐到了美味的赤魚料理,讓他感到重新做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