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第一章

《巴菲特城首富的秘密》◎姚念廣

◎第一章:有錢的秘訣之一就是「脫離舒適圈」

  巴菲特城是依經濟能力階級來分配居民之居住區的,由富至貧依序為上城區、中城區及下城區,其中中城區由中產階級的居民組成,居民數量佔全國人口最多數,因此中城區可以說是巴菲特城最熱鬧的地方。在中城區人來人往的午後街道上,一名中年男子走向了正在路旁練習素描的年輕女子,年輕女子戴著鴨舌帽,穿著簡單的灰襯衫配吊帶褲,灰襯衫上都是沒有洗乾淨而殘留的顏料痕跡。

「午安,小姐你好,我叫阿波羅,請問你知道中城區一家甜點會跳舞的魔法蛋糕店在哪嗎?老闆是紅頭髮的女人,年紀跟我差不多,但應該看起來比我年輕一點,呵呵!」一個手拿魔法樂器且背後背著弓箭的高瘦中年男子謙和地問著年輕女子。

「看你的打扮跟城裡的人格格不入,根據我每天練習畫人像素描的經驗,你是來自外地的吟遊詩人吧?要我回答你可以,但你要先讓我聽一點你的音樂。」年輕女子轉著他那明眸的眼珠俏皮地回答。

「沒問題!」阿波羅說完隨即開始演奏簡單的音樂。

  魔法樂器看似像一個普通的笛子,但阿波羅施加了魔法以後,發出了美妙且超越一般普通笛子的音色。

「真好聽,這是我今天最棒的收獲了!你一定是某個厲害的偉大音樂人吧!走吧!大叔,我帶你過去,我現在心情好想順便去那一帶購物。對了!我叫作莉莉!」

「感謝,願眾神保佑你,莉莉小姐。」阿波羅拿下帽子如紳士般地示意說著。

  阿波羅跟著莉莉走到了充滿豪華店面的商店街,這裡有著各式各樣的高級餐廳、華麗服飾店、尊貴珠寶店、擁有最新出版書籍的書店及世界知名之各家金融交易所的總店等;這裡往來的都是穿著精美服裝的上流人士,男士身上隨處可見高級名牌的服裝及精品,女士則是穿戴著精美華麗的珠寶及皮革包,且每個人身邊都至少有一個幫忙主人搬運商品或排隊跑腿的奴隸,盡心盡力地服侍著主人,由於主人們相當的富有,即使是奴隸也穿著著乾淨整潔又得體;這裡有著無數穿著鎧甲的壯碩衛兵在街上來回巡邏,以保衛著此區人民的安全。

(哇!連奴隸都穿得比我好看多了,沒想到瑟西可以在這種地方開店,二十年過去了,他混得很好嘛!)阿波羅在商店街中停下腳步想著。

「喂!大叔,你愣在那邊幹嘛?我們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你說的甜點店不在這區哦!這區都是由上城的人代理或開的店,雖然開在中城區,但這裡的顧客群通常都是上城的人,我們要去的是商店街的尾巴。」帶路的莉莉指著遠方催促地說。

「噫?哦!不好意思,我明白了。」阿波羅面露失望的說著。「不過,為什麼上城的有錢人們要來中城區這邊開店呢?」

「因為租金和土地便宜啊!這裡是中城區耶!順便一提,人也很便宜。」莉莉一臉理所當然的說著。「走吧!」

(看來有錢人不會因為有了錢,就不在乎成本,反而是相當地在意成本呢!)阿波羅心想。

  兩人來到了商店街的尾巴,這裡也有很多的商店,如各種平價的國民小吃、店裡小貓兩三隻的咖啡廳、充滿簡樸感的服飾店及高利貸當鋪等;這裡的人們基本上外貌整潔,但很樸實,身邊沒有奴隸幫忙他們,必須自己大包小包的扛著商品;這裡沒有衛兵,倒是有很多坐在路邊的乞討者。

(呵呵!這裡的氛圍比較適合我。)阿波羅嘴角上揚笑著想。

「大叔,你在笑什麼?樣子看起來好噁心……」莉莉露出嫌棄的眼神看著阿波羅說著。「啊,到了,前面那個招牌老舊的甜點店就是,那麼大叔我就跟你道別啦!謝謝你提供美妙的音樂,豐富了我的快樂。」

「謝謝你帶我來這裡,解決了我的難題。」

  阿波羅揮揮手與莉莉道別後,接著,阿波羅便往前開啟店門走進甜點店裡,門打開時,一股濃濃的蛋糕點心香撲向了阿波羅,同時有輕鬆愉快的魔法音樂陪襯,阿波羅覺得這樣的感覺還算不錯。

  在點心店昏暗的燈光之下,一位紅頭髮的中年婦女靠近了阿波羅。

「歡迎光臨!嗯?好面熟啊!你是阿波羅!二十年不見了!快!空著的位置都可以坐!」甜點店的老闆娘瑟西開心的說著。

「真開心能再見見到你啊!瑟西!你的髮色依舊豔麗動人!」阿波羅也開心的回應。

  阿波羅環顧店裡,看到將近十桌的座位但只有兩個客人,阿波羅就故意選擇離窗戶區近的位置,希望讓窗外的人認為這是有不少人光顧的店,讓店裡看起來不要冷清清的。

「來,這杯我請客,這是我店裡的招牌產品,金魚游杯奶茶。」

  瑟西放了一杯由透明玻璃杯裝的奶茶,裡面有一隻金魚在游泳,然而,那是由糖粉所組成的而非真的魚,當阿波羅拿起來的瞬間,金魚變散開融化在奶茶之中。

「哇!真有趣!瑟西你的魔法用在生活中是能令人快樂的!應該靠這個賺了不少錢吧?咕嚕咕嚕……」阿波羅說完便迫不及待的喝奶茶。

「謝謝,剛推出的時候是很受到歡迎,但其他人不久就學會我的創意,也來個什麼蝦啊龜啊游杯的,很快的它就失去了注目,變得是很一般的產品,唉。」瑟西聳聳肩說著。「話說回來,你真的照著你的目標而周遊各國說故事嗎?」

「是的,這些年過著到處蒐集故事,然後再到處分享故事的生活,完全滿足了我吟遊詩人的夢想與志業。」

「哇!真棒啊!像我,自從開了這間甜點店,就很久沒有出國玩了,就像是被這間店給捆綁了一般。」

「完成夢想是很快樂沒錯,但是,我的年紀漸漸大了,我該為未來做打算,當我開始學習理財的時候,才發現麻煩大了,我完全不懂啊!」

「當年國王獎勵我們小隊打敗魔王的獎金你花完了?你說故事換取的打賞費用都花光了?」

「不是的,我每個月在支付完生活所需以後,就把剩於或多賺來的錢存著,二十年來是存了不少錢沒錯,但是,因為通貨膨漲的關係,錢實際上的價值卻是一年比一年還小,我很擔心將來退休以後會錢不夠用,畢竟我老了以後將無法用勞力再去換取金錢,但我的錢卻會越來越小,可怕啊!」

「阿波羅,抱歉,我可能沒辦法給你任何的建議,雖然我擁有著店面,但也只能供我自己安穩的過單身小生活,理財方面我也是一竅不通的。」

「其實在我旅行時,我聽到了關於巴菲特城一家甜點會跳舞的魔法蛋糕店故事,我馬上就想到了你,或許你認為這是城裡不少人能輕易模仿的技術,但在其他的國家這是很困難的事,畢竟大多數的國家並沒有像巴菲特城那麼地富有,使得人民有餘力可以專心地做自己喜歡的事,在其他國家會魔法的人相當的少,學習魔法的技術也不如巴菲特城的法師們。」

「嗯,確實,畢竟巴菲特城是當今世界上最富有也最強的國家,人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而就在我聽到你的魔法創意飲料的事情同時,我聽到了一個令我吃驚的事,那就是巴菲特城的首富竟然是普路托斯,當年我們的小隊長!那位斬殺了魔王的勇者啊!」

  勇者為人類社會中冒險者最高地位的稱號,冒險者的稱號由高階至低階依序為勇者、金鑽、金、銀、銅、寶玉及原石,他們由冒險者的任務中維生並換取榮耀,通常進行探險遺址和討伐魔族的任務,擁有一定的戰鬥能力。不過,原石級的冒險者新手,在面對多量低戰鬥能力的低等魔物如黏呼呼的史萊姆、或像小孩子的哥布林也是會有戰敗的時候就是了。

「是啊,是他沒錯,他真的有一套。」

「我就是來找他請他為我指點迷津的,我希望解決錢越來越小的問題,如果可以的話,還想變成富有的人,老了以後我要自己開出版社把我這一生蒐集的故事寫成書集出版以流傳永世!因此,我是來請你帶我到上城區見他的。」

「你該不會是旅行太久沒回國,被取消了巴菲特公民資格吧?」瑟西瞪大眼睛看著阿波羅問著。

「正是,我已非巴菲特城人,按照法律我必須要由國民保證並引領才能進入上城區,所以想請你幫忙。」阿波羅露出尷尬的表情說著。

「很抱歉,我幫不上忙,因為我討厭上城區的人和那裡的氛圍,所以我始不會跟你一起去那裡的,我討厭錢的俗氣,我認為錢只要夠用就好,我很喜歡現在安定的生活。」

「這樣啊……」

「不過,你可以去找李,或許他願意帶你去,他利用當年的獎金成家立業在中城區當木匠。」瑟西邊說邊在一張小紙上寫著字。「這個給你,這是他的地址。」

「你不一起去嗎?或者是說,你真的覺得安定就好了嗎?」

「沒錯,我最討厭錢了!你趕快去找李吧!」

  阿波羅來到了中城區的木材場,這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精美木雕藝術品、木製傢俱及木製武器等,每一個做工都相當精緻,完全不像是用利器所打造出來的,他邊欣賞邊走著,走到有著一堆尚未加工的原木堆附近,而原木堆旁有一個充滿結實肌肉的中年男子正靠在木頭上望著天空發呆,阿波羅一眼便認出了該中年男子就是他的老朋友李。

「嘿!李,好久不見了!還認得出我嗎?」阿波羅開心地衝向李說著。

「你是阿波羅,很好認啊!你的裝扮總是如此與眾不同,好久不見。」李的臉由呆滯變成了有生命。

「你怎麼在發呆呢?身體不舒服嗎?中暑了?」

「不是,我剛繳完這個月要繳的各項生活費回來,水費、燃料費、貸款等等……我只是在想,二十年來我每天努力辛勤的工作,換來的金錢很快地就要拿來支付各種的費用,還有老婆小孩要養,然後就剩一點錢能存來當退休金,這樣下去的未來真的好嗎?而且我很少看到下一代能翻轉上一代傳承給他的資產階級,難道,我的小孩未來也要像我一樣當個窮忙族嗎?」

「如果趁你現在有體力更賣力地努力接木工的案子呢?」

「你剛進來若有看到我的製品,應該有發現工和一般的不同,那是因為我是用氣功作為利刃去對木頭加工的,然而,武術家一天的氣量是有限的,並隨著年紀的增長減少總氣量,所以我就算想努力也是心有餘而力不從啊!」李一邊說著一邊將小團氣流集中圍繞在手上,就像是一個有點半灰白半透明的小球體。

「天啊!我的老朋友,看來你跟我一樣正在為經濟而煩惱著呢!」阿波羅抓著頭說著。

「我們雖然能一起打敗魔王,卻打不贏在和平時代裡的生活經濟壓力,呵呵!」李一邊說著一邊讓手上的氣流消失散去。

「事實上,我就是為瞭解決經濟的壓力、為瞭解決退休生活及為了實現夢想才回來巴菲特城的。」阿波羅眼神堅定的看著李說。

「那你找錯對象了,我雖在巴菲特城成家立業,但並不代表我是個富有的人,倒是可以送你一點我的木雕藝術品啦,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呵呵!」

「雖然我看到老朋友你很高興,但其實我不是來找你的,真不好意思。」

「不是來找我的?經濟……該不會是要找普路托斯吧?我們久違的現任大富豪朋友!」

「沒錯!但是,我需要你的幫助,因為我失去了巴菲特城的公民資格,我需要你帶我進上城區,拜託了!」

「上城區啊,唉呀,我不是很喜歡那邊的氛圍說……」

「爸爸!爸爸!媽媽要你等一下去市場買米,家裡的米吃完了。」李的小兒子跑來說著,小兒子邊說手還指著附近的小屋子,小屋子的窗口有一個婦女正狠狠的瞪著李,面對此景,此時的李下定了決心。

「阿波羅,走,我帶你去上城區,我們一起邁向財富自由的道路吧!我相信普路托斯會願意幫我們的,畢竟,他可是傳說中慈愛的勇者啊!」

「太好了!謝謝你!」

   阿波羅與李來到了上城區,上城區的房子都是獨棟的別墅,每戶人家都有著自己的庭院及停馬車位,在庭院中可以看到奴隸正在修剪庭院的花草,而在別墅的門口通常有至少一位看起來相當兇狠強悍的傭兵守護著。

「到了,就是這裡,很久以前普路托斯有邀請我來他家吃飯過,因為當天的晚餐實在太美味了,我就從此忘不了這個地方的樣子,化成灰我也記得!」李停在其中一棟有八個傭兵守護的別墅前說著。

「兩位先生,哪裡找?」一個看起來像是傭兵老大的大鬍子男問著。

「我們是普路托斯的老朋友,你看,普路托斯發給我的貴賓卡。」李從口袋拿出了一張酒紅色並鑲著金邊閃閃發光的卡片說著。

「失敬失敬!我這就去通報管家,由管家去通報主人,兩位請稍等。喂!那邊的奴隸!拿兩張椅子過來給貴賓坐!」

  過了一會,傭兵便請阿波羅與李進入屋內,兩人到了門口便看到了普路托斯,他是一個看起來神清氣爽而氣色非常好的中年帥氣大叔,並穿著代表貴族的酒紅色長袍,普路托斯在眾人之中非常的顯眼。

「好久不見了!曾經陪我出生入死的兩位摯友!快進來坐吧!」普路托斯走到門口親切的拉著阿波羅與李的手說著。

「我很意外,我以為你會因為變成富豪而改變,沒想到你的個性還是如此的親切讓人喜愛。」阿波羅微笑的說著。

「我是有改變,只是變的東西不是個性而已,哈哈哈!」

  普路托斯邀請了阿波羅和李坐在一張桌子旁,桌子上放了三副餐具。

「請泡兩杯產自神山的紅茶,以及準備些巴菲特一星級的點心來,我要招待我的朋友,謝謝。」普路托斯向管家說著。

「神山的紅茶!天啊,那不是量很少的寶物嗎?真虧你能弄到!」李摸著臉驚訝的說著。

「沒想到可以吃到由國王親自評鑑的星級點心,來這一趟真是太超值了!」阿波羅摸著肚子的說著。

  神山紅茶,色澤古雅,味道醇香帶甘味而潤喉,因神山有種植限令,所以每年產量有限,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星級點心,有各式的蛋糕,其中的千層派,那餅皮酥脆又香,裡面包著香濃綿密卡士達醬與酸甜的實體草莓,口味互相調合,是上城區熱門的人氣點心。

「雖然想跟兩位聊天,但是,日子過了那麼久,忽然來找我,想必是有事想找我吧?我先解決你們想要找我的事再說,直接點沒關係,我們可是當年一起出身入死的老朋友,不用拐彎抹角的。」普路托斯拿著茶杯一派輕鬆的說著。

  阿波羅跟李互看了一下,然後異口同聲地說出:「請教我們怎麼變有錢!」

「喔?李有家室想要更有錢我不意外,但連浪漫的阿波羅都說出這樣的話,我倒是挺訝異的!」

「是這樣的,因為通貨膨漲的關係,錢實際上的價值卻是一年比一年還小,我很擔心將來退休以後會錢不夠用,畢竟我老了將無法再周遊列國說故事賺錢。另外,老了以後我要自己開出版社把我這一生蒐集的故事寫出書以流傳永世,為此,我需要更多的錢!」

「如果是阿波羅的話,我非常樂意幫你出書,當年在討伐魔王的時候,你在小隊休息說著種種故事,不僅娛樂了我們的身心,更強化了我們的士氣呢!這是身為小隊長的我所缺乏的能力呢!」

「就是說啊!我當年特別喜歡你說的巴菲特一世的創國故事!」李認同說著。

「出書的事以後再說吧,呵呵!」阿波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想想,我開始變成有錢一點的關鍵因素在哪……」

(不是有錢一點,是有錢很多點吧……)阿波羅心想。

「大概就是我妻子死去的那一刻吧?當年我的情況是這樣的……」

  二十多年前,普路托斯因為討伐魔王阿瑞斯有功,獲得了國王巴菲特四世的獎勵,他帶著一筆錢在中城區開了打鐵店,並娶了他認為最美麗的愛人茱諾,兩人過著安穩的小生活,雖不富裕,但日子簡單實在得令他們滿足。

  有一天,普路托斯收到了鄰國的訂單,決定去鄰國交貨之時,順便帶妻子去觀光,然而,這次的決定是他一生最後悔的決定,因為當時鄰國正流行著感染病,得到的人會出現突發性高燒、頭痛、目眩、嘔吐及陷入意識模糊狀態,也會有心臟功能衰退的現象發生的症狀,然後死去,而治療的特效藥實在是太稀少,早已被惡質投資客給炒高價錢,特效藥的價格比一間上城區的基本款別墅還貴!這不是一般人所能負擔,而他的妻子就運氣不好的在行程中染上了此病,為了幫妻子治病,他賣掉打鐵店,整理了所有的存款,再到處以勇者的名號借錢,才好不容易籌到錢買藥,但死亡之神卻無情地早於他一步將他深愛的妻子帶離人間,此刻,他心中充滿著悔恨,心中總想著「我要是有錢人的話就可以拯救我的妻子了!」。從此以後,悔恨的心成為了普路托斯最初想努力賺錢的原動力,他開始對錢有了無比的興趣與想像!

  由於普路托斯在國內已欠下了許多錢,又失去了打鐵店,加上又對錢充滿了渴望與怨恨,他決定放下勇者的自尊與驕傲,而跑去加入了強盜集團!此刻,他的人生開始改變!